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カラおそ]《小城謠》

《小城謠》

 

 

*カラおそ。千字小甜餅。

*略古向。推薦bgm-小城謠[翹課遲到少恭桑ft泥鰍]

 

 

 

 

仲春的風宛如水晶簾被緩緩掀起,おそ松突然覺得疲累,慵懶地倚在柳樹邊稍作停留。他回來的時候恰巧逢上這小城的陽春三月,鶯啼燕舞綠柳中,風醺醺地搖晃著遠處酒家盛紅的旗旌,夾雜著催人睡意的香茶味道,仿佛是催人饞意,遠處晃晃悠悠地飄進花糕和釀酒的香甜氣味,惹得おそ松愈加沉沉欲睡。

耳邊是行人剔撻走過的聲音,小群的孩子在嬉笑著叫鬧要買紙鳶玩,女孩玲玲像是溪水鈴鐺一樣的笑聲。不知道是哪條街邊的戲臺正在唱著冗長繁雜的戲調,像是在仲春特別包含著的綿綿氣息。路旁的私塾念著終年未變的四書五經,老先生的聲音毫無曲調而言地抑揚頓挫。

在おそ鬆快要下沉到松鬆軟軟的海底的時候,忽然面前呼吁吁地撲來一陣熱乎乎的氣息,驚得他一震便驚醒而來。他幾乎以為自己已經掉進軟綿綿的夢鄉,因為他的面前居然會是自己——如果不是在第一時間就讓自己的肋骨隱隱作痛的話。

“カラ松……和你說過哥哥我很忙的吧?又要幹什麼啊。”おそ松將麻袋捆紮在自己背後,揉了揉已經亂糟糟的頭髮,句句字調上揚,分明是在說著不滿。

カラ松微微咧嘴笑起來,反常地沒有發表很令人作痛的言論,而是在揚起這個近乎要讓おそ松淪陷的笑臉之後退開一步,“おそ松和我一起去散步吧。好不容易回家來一趟啊。”

——不去看弟弟們了嗎?おそ松腦袋裏一閃而過的問題被略微思考後拋之腦後,以同樣懶散的一個笑容作為回應,抬起腳向前走去。

略微綣曲的青綠柳葉,像是撩人的女孩的發絲,被微風拂在おそ松臉上,撓得他心底瘙癢。橋下水花輕轉,收屏菡萏襯底著鋪展的俏綠荷葉,輕飄在天上的個個紙鳶,像是落群的燕子。他稍微晃頭去看身旁人,有一搭沒一搭地接著他們幾乎是日常,如果算上おそ松在外地而很少回來的話,大概是年常的對話。

おそ松裝作不經意地偏頭,看見カラ松仔細認真地觀察著自己。或許自己已經在這炙熱的目光中被融化燒碎,或許自己已經沉浸在那片一望無際而清澈的藍色中,總而言之他是徹底地沉淪在這片海了。

風醺醺地吹近清茶與花糕的香甜味道,石橋下搖晃著張張鼓風的船片片啟程。カラ松將手擱在腦後,一如おそ松時常的動作。他往遠方看著亮得有些晃目的太陽,熾白得像是要將自己融化燒碎。カラ松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地令人可愛,幾乎微不可查地眯了眯眼,啟齒說著,“おそ松,要不要和我交往?”

千萬的陽光都被他一人盛入眼內,像是漫天晶亮的顆顆星辰,像是晨曦旁的忽而粉嫩忽而霞紫的雲,妙不可言。如果讓おそ松窮盡他所學的一切來形容此時的カラ松,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只在此時會覺得自己才疏學淺,無法用堆砌的美好的詞彙來描述所喜歡的人。

おそ松揚起嘴角,習慣性地理了理翹起的頭髮:“好啊。”

言盡於此,已臨酒棧。微風搖搖,翠葉瀟瀟。有佳人如此,何患韶光深淺須憐。

 

 

 

 

*話後:終於寫了自己幻想中的長兄!!!彼此信任完全不需要任何多慮,只要一方說“和我交往吧”就能夠隨意地答應的那樣。還是自己才識不夠完全寫不出那種感覺…湊合著吃一塊小甜餅吧[土下座

评论(1)
热度(20)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