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叶莫]苟且

好久没填叶莫了。失踪人口回归。叶莫,苏沐橙→叶修

 

 

00

    或许是多年后再见,各自单独生活数年。

隔着公交车的玻璃窗看见你的侧脸。

想大喊大叫,想叫司机停车,想跳下窗去,想撕裂所有隔在你我之间的空间。

被激烈的想象涨红了脸。

却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看着你淹没在徐徐而灰暗的人群里。

 

01

冬天的晚上来得格外地快。叶修用被冻僵的手挡住冷风点燃了一支烟,叼在嘴里。

叶修瑟缩着脖子,在推推嚷嚷的人群里顺着流动的方向,走向公交车后方。

再一次成功地占据了倚着栏杆的位置,叶修这才深吸一口烟,将窗户推开了些。一股冷风钻进叶修的脖子,他往后退了一点,像是想要躲开已经打在身上的冷风。

叶修最终是徒劳无功地靠在广告牌上,有气无力地取下烟。

背后有点摩摩梭梭地痒,叶修向左边倾了倾身子,微眯着眼观察着卡在广告牌中的小广告卡。

橙黄色的灯光从不断穿行的车流中蜿蜒地流进车里,映得那张灰暗的卡片居然熠熠生辉起来。小片的橙色一点一点染化了灰暗的卡片,一寸一寸地侵蚀着。

叶修搓了搓被冻红的双手,取下了那张小卡片。仿佛下一秒再不取下它,它就会融进那片暮色之中一样。

走下公交车,借着街角一盏低矮的路灯读着上面的内容。

“策划表白/婚宴/典礼”,而后是简单明了的电话和邮箱。叶修匆匆忙地把卡片塞进了衣兜里,小跑着回家。

再不跑快一点,boss可能又要被别人的公会抢走了。

虽然那张小卡片直戳得他心痒痒。

 

 

叶修转着有点显旧的摇椅,打着哈欠掏出了小卡片。还是帮到大半路就退了游戏,要是黄少天打电话就说是网突然断了吧。

果然还是要先发一封邮件试一试。

 

 

“我看到了你们公司的卡片,可以问问应该怎么表白吗?”

 

 

 

02

 

回信是在三天后了。

叶修差点快忘了这件事,直到苏沐橙给他带了些零食来的时候,才猛然地想起,然后和苏沐橙唠叨着怎么还不回信的事儿。

“这个公司回信也忒慢了,要是明天就是情人节——”

苏沐橙一手削着苹果,轻轻地笑起来,“叶修哥这是要和谁表白啊,还这么上心,单了这么多年了还没习惯吗?”

嘲讽!赤裸裸的嘲讽!叶修被噎住了,慢吞吞地嘟囔着,“沐橙你什么时候学上了我了……”

一句话没有说完,电脑上出现了新邮件。

是卡片上的那个邮件地址。叶修点开,不过是一些滥用的办法罢了,条条款款十分清晰,半点多余的废话也没有。

随手就翻到了第十条,很简单粗暴地写着,“如果喜欢,就自己去和她说我喜欢你。”本来打下这四个字是不用太多时间的,叶修却把原句中的“我喜欢你”复制下来。

但是不知道往哪里发。

打开了qq的列表,列表的分组也是乱七八糟,还是习惯性地第一时间点开了我的好友,看见灰扑扑的头像。

毁人不倦。

已经很久没有见他上线了,不知道他是不是把自己拉黑了。叶修顿了一顿,也没有思考什么,粘贴,发送。

苏沐橙把苹果递过来,瞅了一眼亮着光的屏幕上的对话框,啧啧啧地感叹着,“还惦念着呢——莫凡真的太高冷了,都不回你一句话。”说着轻叹一口气。

叶修咬下一口苹果,索然无味。

 

 

 

03

魏琛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当时正在控制着自己的角色做练习,带着讨好女神的心情,顺便开了苏沐橙的电脑帮她做。

Qq在电脑开了之后自动登录了,一登录,戴妍琪和楚云秀的消息啾啾啾地飞快地跳出弹窗来——

“老叶和莫凡又在群里秀了,啧啧啧”之类的截图和消息,刷得魏琛傻眼了。

叶修和莫凡?什么时候——

“老叶啊!”魏琛大声扯起嗓子吼起来,一把搭在叶修的肩上,强行扯着叶修往外走,“来,我们俩谈谈人生啊……”

叶修点上一支烟,又开始他的陈述。

“和莫凡在一起已经很久了”,“呵呵你居然这么晚才知道”之类的嘲讽加上断断续续的词句,惹得魏琛有点着急了:“卧槽你这种事儿都不和老子说啊??”

叶修白了魏琛一眼,垮着脸说:“难道你是我爸?还是我妈啊。”

魏琛这才老老实实地呆在一边听叶修天南地北地说。

 

 

叶修自己也记不清是多久开始会注意到在角落的莫凡的了。

居然是苏沐橙发现,叶修的眼神很容易往莫凡那边瞟,而且每次一往那边,眼神都会变得不对劲。具体是怎么不对劲,苏沐橙也说不清,至少她从没见过叶修这样的眼神。

和楚云秀认真描述并且分析过后,苏沐橙小心翼翼地问了叶修,是不是喜欢莫凡。

叶修当时也被吓了一跳,本来结成长长一串的烟灰掉得七零八落。含糊不清地说着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莫凡,心里开始自己琢磨。

对莫凡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叶修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适当的词语。大概就是队长对队员特别地关心吧,但是也没见这么对待乔一帆他们。

从遇见毁人不倦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要留在他身边的。

不论中间经历或发生了什么。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吧,长期的关注让他发现莫凡其实挺好看的。莫凡总是喜欢一个人待在角落打荣耀,于是,不管莫凡坐到多晚,叶修都一直安静地坐在另一头,跟在毁人不倦的身后。

终于有一天莫凡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因为长期坐着他连站立都有些不稳。

叶修心里仿佛还有点小激动,看着走过来的莫凡。

“你很烦。”但是莫凡只是这样说着,居高临下地看着摩挲着转椅的叶修。叶修迅速地站起来,狠狠地在他腰间掐了一下,惊讶于他的瘦。

“可是莫凡这个名字不是就叫你别烦我的吗?”叶修掐灭了烟,小笑着看着脸红透了的人儿。

总之胡搅蛮缠,还是把莫凡撩到了手。

 

 

04

在莫凡和叶修在一起之后,苏沐橙才发现叶修其实是有照顾自己的能力的。

莫凡的三餐和叶修一样不规律,叶修却开始数落着莫凡,什么“一天不吃早餐小心变成柴干”之类的,虽然是依然嘲讽着,但是话意外地变多了。

但是既没有把头像改成情侣头像,也没有高调秀恩爱。苏沐橙向叶修提过这件事儿,叶修却说两个大男人的弄这些干什么。

方锐在叶修成功撩到莫凡之后嘿嘿嘿地傻笑着,偷偷地向苏沐橙靠近,挺起胸膛说:“这圈就我一个是直的!”后面那句“苏妹子”是硬生生地被打碎牙吞了下去,恰恰好的是一楼的陈果喊着方锐,说林敬言来了。

方锐全身一震,呆了一会儿冲下楼去,“老林啊,我们来谈谈你来的这个时间啊……”一副阴沉着脸天都要下雨了的样子。

林敬言挑了挑眉,微微笑起来,箍住方锐的肩膀,“嗯?你说?”

后来方锐请了两天的假,理由是到霸图进行战术学习。

叶修听见就啧了一声。哧溜一口吃着方便面,点开了背包,随手送了毁人不倦一块花花绿绿的布。看上去什么用也没有,可叶修自个儿高兴罢了。

本来也是个不经意的动作,莫凡那边隔了很久都没有敲击键盘的声音,好像是愣了很久。时间被拉得很长,叶修差点快要忍不住转头去看莫凡。奈何手中不空,更无法让眼睛离开屏幕。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毁人不倦那边发来一条消息,叶修点开,仅仅是两个字。

“谢谢。”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这么礼貌。意外地感觉更可爱了。叶修得意地扬起下巴笑了笑。

 

 

05

他们之间的接触仅仅止于唇齿。

叶修很多次意欲抚上莫凡的背的时候,莫凡总会跌跌撞撞地退开,飞快地逃跑。

“我们不是恋人关系吗,”叶修抓住莫凡的帽子,盯着他,“为什么每次都要逃跑呢。”

月色清朗,星空稀疏。垂暮的仲夏在此起彼伏的蝉声中远去。莫凡站在一片清亮之中,像是站在黑洞尽头。没有风,没有云,只是湿透了的刘海黏在额前,眼眶红着,墨黑的眼睛里盛满月光和星星的颜色,却仿佛下一秒钟就会决堤崩溃。

叶修突然想去抱紧他,无奈气氛是由他造成。

莫凡反手将衣服褪去。

“真相总不令人愉快。”

那是一个有多少疮疤的身体啊。叶修几乎快要愣在原地,看着一小块一小块的月光打在莫凡身上或深或浅的伤痕上,仿佛这样就可以治愈一般。

莫凡慢慢地穿上衣服,戴好帽子,朝巷口走去。

他慢慢混入一片混沌的黑暗中。

叶修没有去追,也没有死皮赖脸地抓住他。

于是就看着那个人逐渐消失在渐渐明朗的天边。

 

 

06

苏沐橙最近总是看到一个散人——虽然说在叶修用散人拿下冠军之后散人是突然多了起来,但是这种打法又熟悉又奇怪。

明明是应该冲上前去的时候,却总是好像,习惯性地往后看,虽然样子奇怪了很多,但是苏沐橙居然可以一口咬定他那是想要拾荒的。非常强烈的欲望,好像快要从屏幕里跳出来的几个字根本就写在了脸上:“我要拾荒。”

果然最熟悉的还是那块花里胡哨的布吧。苏沐橙凑近屏幕,控制着为此新开的小号跟上去,右手操作,左手拿起手机拍了下来。

那是很久以前七夕的礼物吧?因为这么花,同时好像也过时了一样,在那个灰扑扑的散人腰间别着,特别地刺眼。

苏沐橙几乎就要认定那就是莫凡。她感到自己的心在强烈地跳动,一直从几年前叶修失魂落魄地回来,呆了很久第二天和自己说想要退役之后,就再也没看见莫凡。

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qq不上,荣耀也不打。她也不忍心看着叶修每天在简单的练习里也会好几次出错,曾经每天和楚云秀“轮班”地找毁人不倦,找莫白,找白莫。她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叶修那天回来的时候近乎崩溃的样子,仿佛站在一个失去重心的地平线上。

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她也意识到自己的疯狂,正了正身子向楚云秀发去一条消息,“云秀,就这样吧,今天开始正常的训练好了。”

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莫凡对于叶修来说是一个触碰不得的禁区。楚云秀私底下朝苏沐橙偷偷地说过,莫凡在的时候,叶修就是一盏声控灯,莫凡不在的时候,叶修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而且引导物都还一样是莫凡。

苏沐橙摇了摇脑袋将思绪晃回来,心里纠结着。好像是多年早就愈合的伤又被什么狠狠地撕开,血肉模糊。

 

 

07

她最终还是告诉了叶修,给他发去那张匆忙拍下的照片。

叶修这几天好像是策划着什么,电脑也不给她看,她总隐隐觉得叶修发现了这件事,终于放下负担按下发送键。

那边很快给了回复,简单地说着,“谢谢。”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对她这么礼貌。她扬起头,却发现自己满脸是泪。

 

 

叶修最近确实在策划着什么。在策划着约出这个可爱的负责人,顺便表白了。

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语气平淡而从容的负责人很是有好感。他每次发来的邮件最多不超过十行。而他字数最多的那封邮件,就是第一封,很多很多的告白方法。而第二多的,则是叶修闭上眼都能背出的。

“如果喜欢女孩子,不要触碰她们的隐私。不让上就别上。睡了,晚安。”

幸好他是闭着眼,不然就会真的娘们一样哭出来。

叶修再次给他发去一封邮件,“可以约出来谈谈吗?请你帮我挑选花束之类的,顺便结清钱吧。”叶修思虑了一会儿,加上了地点和时间。

答复意外地快,“好。”

 

 

08

叶修轻轻抚着扑在自己怀里哭得一塌糊涂的人儿。

“我看了你很久。才知道你坐那辆公交车,才放上卡片。”

嗯。一直都知道的。

“我有一个小号,戴了你送我的布。”

 “你发的每一条消息我都看过。”

“我快要死掉了。”

莫凡仰起脸,满脸泪痕,一双眼中荡着羞怯。垂暮的余晖洒在他的眸子里,像是一锅被煮沸了的油汤。

“但是我好想你。”

叶修端起他的脸吻了下去。

 

 

09

后来叶修看到过一篇莫凡的日记。

“或许是多年后再见,各自单独生活数年。

隔着公交车的玻璃窗看见你的侧脸。

想大喊大叫,想叫司机停车,想跳下窗去,想撕裂所有隔在你我之间的空间。

被激烈的想象涨红了脸。

却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看着你淹没在徐徐而灰暗的人群里。”

身边的人儿伏在他肩上安静地睡着,微鬈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片扇形的阴影。

除了搅扰他的美梦,深吻下去,叶修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苟且偷生。

评论(1)
热度(41)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