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情人节气象灾害[。

情人节气象灾害[。

 

《风大》长兄松   《雨多》数字松  来自南方人的寒潮体验x

 

风大

01

我是松野空松。松野家次男。

今天也在当一个充满负罪感的cool  boy。

 

今天也在悄悄地喜欢着长男小松。

 

02

和小松一起钓鱼,根本就不可能静下心来。

鱼竿都快要抖得掉进水里了,还在紧紧握着。风从四面八方呼呼地刮在脸上。

快要天黑了,还是没有钓上一只。小松今天说他想吃鱼才专程出来的——

那就跳下去直接抓吧。

事实说,自己亲自动手总比借助工具来得快。虽然从水塘里跳出来的时候有点冷,而且被人当作神经病一样地看着。

还是将右手扶在额前,左手把鱼放在桶里,说话的语气在心中百转千回之后落回了实际:

“my brother,今晚我们吃烤鱼吗——可是妈妈不在我已经没有钱去买佐料了。我真是一个令人烦恼的boy。”

我偷偷用力吸了一口气,再狠狠地叹息,转身往家里走。

数着左脚右脚一步两步的时候,我没有听见小松的脚步声。

直到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才快速地回过头去看一眼小松。小松站在原地,拎着一条水灵灵地蹦跳着的鱼,向我笑起来。

“我养你啊——”

这句话就在风里飘飘荡荡,停在我发红的耳根旁。

噗通——

我的笨蛋哥哥就在这样帅气的姿势中放走了一条大鱼。

 

03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会悄悄地爬到小松身边,窝在他的胳膊边。

月色清亮。偷偷地扯了扯小松的帽子,压低声音在他耳边祈求着。身为次男的话,也只有这个时候能够悄悄地在小松面前撒娇了。

“小松哥哥……我想听听你的声音。我睡不着了。”

开口时还带着些倦倦的困意,被小松微微眯起的眼睛中直视着自己的目光一扫而空了。

其实都是一样的脸,总觉得小松的脸更加漂亮。

特别是那双把我看得无所遁形的眼睛。清亮的月光在他眼睛里晃晃悠悠,兜转着圈子在墨黑的瞳仁下沉淀下来。

他咧开嘴露出小巧的牙齿,向我微笑着:

“现在呢?”

他一笑,眼中的月光仿佛随之悠悠地摇晃起来,像是有一朵一朵漂亮的花儿在他眼里绽放开来。

我背对着窗户,背对着月光,也不知道小松有没有看得清晰,我是觉着我的脸上热燥起来了。

我将头埋低在胸口,透过细碎的刘海偷偷瞧望着小松。将呼吸调整得缓慢而粗重,尽力压抑着砰砰跳跃的心脏。

风从窗户溜进来,掀起我倚仗着躲避的刘海。

小松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睛,笑得弯弯。

其实是更睡不着了啊。

 

04

我是松野空松。松野家次男。

今天也在当一个充满负罪感的cool  boy。

 

今天也在悄悄地喜欢着长男小松。

 

 

 

 

 

 

雨多

 

 

01

一松找到十四松的时候,他正在哧溜哧溜地吃着关东煮。

一松也在他身边慢慢坐下,点了一份他最喜欢的关东煮。

雨从小小的屋檐滑下,滴滴答答地打在地上。

熙熙攘攘过往的人群,总喜欢将视线落在十四松身上。毕竟一松相比起来,像是——不可燃垃圾。

但是一松偏不。因为他知道,十四松最受不了别人不看他。

热气呼呼地打在一松脸上,他几乎快要承受不住。

他喝下一口寡淡无味的汤水,他咬下一口软绵无力的魔芋丝。

他觉得自己再不看一眼十四松就快要疯掉了。

“一松哥哥!喝汤呀!你最喜欢喝汤了所以十四松多给你盛了一碗汤哦——”

十四松甩着过长的袖子,弯着眉眼侧身看着他。

一松觉得他看见了天使。自己这个不可燃垃圾,好像被一种莫名火快要燃烧起来了。

 

 

02

十四松敲了敲门,也不顾里面乒乒乓乓的动静,走进来大声叫着一松。

一松从一堆鱼罐头的空盒子里艰难地探出身子来“嗯”了一声,然后继续翻找着食物。

十四松突然变得有些扭捏,脸上浮现出一层红晕。

一松克制住自己狂野的想象,盘腿坐在十四松身边,拉长声音问道:“十四松?你想说什么吗?”

“一松哥哥,你喜欢晴天,雨天还是阴天?”

十四松盯着一松,脸上不明所以地红着。

“喂所以说这种问题怎么会脸红啊……”一松小声嘟囔着,又正经地回答,“是阴天啊。”

“喔、喔。那十四松和一松哥哥一起去散散心吧!今天是雨天哦——雨天——”十四松抓起一松的手腕往外拖。

直到这个时候一松才看见十四松绑在背后的棒球。

所以说这种事不是很常见的吗,为什么要脸红啊。一松一边被拖着一边思考着。

 

03

我是松野一松,直到那次被我的弟弟十四松拖进房间之后,我至今都躺在床上不能起身。

这个小混蛋。

 

 

 

 

 

 

Ps.一松喜欢喝汤什么的我是胡扯的x

评论(1)
热度(15)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