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叶莫]无题

叶莫  《无题》  

 

设定可能有点不清楚,先阐明了

1.时间轴混乱

2.莫凡孝子设定  在叶修打世界联赛的时候父亲去世嘱托要找一个好归宿

3.叶修喜欢的是莫凡  却又因为他是有妇之夫而迁就到他儿子身上

4.本来想虐一虐。想想还是给了个he。大家圣诞跨热。

*

他站在挥舞着双手的人群之后,微微踮起脚尖踩在一张小凳子上,颇居高临下地看着被人群包围的人儿。他微眯着双眼,狭长的缝隙映着闪光的彩灯,紧紧地注视着人群中央的少年。

少年大半张脸被帽檐遮住,就连他常爱看的少年那白而尖的下巴也被方格围巾紧紧裹住。密不透风的。

他闭上眼也能猜到,少年垂着的眼睫,像扇子一样扫在苍白的皮肤上,还有他每每被起哄时,脸上酝起的飞红。

最令他记忆的是他那双眼睛。

像是盯着他自己,又像是穿过他,也不知在盯着他身后的什么。仿佛拥有着纯净得像潭水一样的眼睛。

他缓缓划燃火柴,在烟头点上一小撮火星,用左手护住飘摇的火星。

就好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他因刺目而眨了眨眼,却从金红的火焰里看到了他自己。

还有那双眼睛。

 

*

他仍然记得当时给他表白的那个人,可比他小上六七岁。

然而这也并不碍事,因为他恰好也喜欢那个小子。于是他笑了笑点起一支烟,说:“好啊。”

值得他一提的是那个平常很少说话的人的表白。他现在想起来还隐隐发笑。每每给别人描述时,总扑哧一声开头:

“当时莫凡同志啊,就这样,这样,站在我面前——他比我要矮上一个脑袋!但是他那张万年不变的脸哟,跟长了霜一样,说,“我希望你以后长帅一点。”顿了一下,又补充说,“配得上我。”噗……”

叶修拿起纸擦着桌子上的牛奶,还比划着莫凡表白时候的动作,莫凡狠狠地抓住他的手腕,下狠劲捏了一下。

叶修吃痛地叫了一声哎哟,纸就掉到桌子下了。莫凡很是冷漠地笑了一声,仿佛还夹杂着一声冷哼。

“行了不生气了——我不学你了呗。”

叶修起身坐到莫凡身边,嘴角却还隐隐带笑。揽过莫凡的肩膀,啾地在他脸上啄了一下,笑吟吟地为他夹着菜。

莫凡微微侧头,帽檐就完全遮住了他的脸,叶修看不见他的表情,更是乐得厉害,轻轻将他的头扳过来,却发现脸上飞红着。

叶修啧啧地叹了几句,嘀咕着说“大男人的害羞个什么劲儿啊。”

莫凡横起双目朝他瞪了一眼,他才收起他那絮絮叨叨的嘀咕。

 

*

他甩掉莫凡是什么时候呢,具体的时间他也记不清楚了,只是记得还是在冬天。

彼时他再没有冠军的锋芒,大神的闪耀,只是仍旧热爱于荣耀的玩家。那时获得更多关注的,是莫凡这一代。

很意外地,莫凡居然火得一发不可收拾。烟花式的打法,略显神秘的衣帽,少言寡语的性格,都成了少女茶余饭后的闲聊。

叶修向来并不大喜欢张扬,只是有人要是表意要和他抢东西,就是那人是天王老子,叶修也要把他给抓住好好地嘲讽。

想要抢莫凡的人却是个例外。

*

叶修将头埋在少年孱弱的肩膀上,鼻尖萦绕着属于少年独特的薄荷样的清香。

叶修掐灭了右手掂着的烟,在少年的锁骨上轻轻舔吻起来。沿着略微上翘的线条,竟不自觉地啃食着。

他微闭着眼,仍旧能够想象到,少年紧紧咬住的下唇却不甘吐露丝毫声音。

他微闭着眼,同样能够想象到,周围围着的人群凝固的空气。

尴尬而又情趣。

*

那天是叶修从苏黎世回来那天吧,可能是他这辈子最灿烂的时候了。

匆匆忙忙让叶秋顶了自己的包,去应对那些麻烦的记者问话和粉丝,也不顾叶秋在身后叫着自己大混蛋,叶修就从侧门溜走。

拦了好久才拦到一辆出租车,叶修这才慢悠悠地拉开车门,说起好久没说的小区。

“上林苑。”

他下车,他走进小区,他来到楼梯口。

他忘记自己是怎么看见的了,这个情景却依旧反反复复地重现在他的脑海。反反复复,反反复复,一直是删不去的。

打了很久的网游,有点近视的眼睛,让他看不清那个女孩的面容,但是却能很肯定地说是苏沐橙。

苏沐橙踮起脚尖,在莫凡侧脸啄了一下。

他脑袋轰地一声,仿佛回到那天他轻吻莫凡的时候。

叶修浩浩荡荡闯了这么久,却不敢再往前走一步。莫凡仍旧愣在那里,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却仿佛在看着他。苏沐橙早就已经蹦蹦跳跳地离开,吹着苏沐秋教给她的小调。

莫凡突然就蹲下去,把头埋在双臂之间。

叶修同样毫无契合地,蹲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对,离他不远。

但是好像是从苏黎世到杭州的距离。

*

“叶修。”清冷如他。

叶修猛地一倾,停止啃着少年锁骨的动作,微微抬眼往来人望去。

男人大半张脸被帽檐遮住,就连他常爱看的男人那白而尖的下巴也被方格围巾紧紧裹住。密不透风的。

他闭上眼也能猜到,男人垂着的眼睫,像扇子一样扫在苍白的皮肤上,还有他每每被起哄时,脸上酝起的飞红。

男人一把抱起眼中已经包着泪水的少年,轻轻抚慰着,转头冷然地瞥见他。

那是一双看似在看着他,却又好像看透他的眼睛。

他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中带着哀求。

“别动他。他是我的孩子。”

叶修缓缓地蹲在地上,将手环在膝盖上。

莫凡牵起少年的手,向前走去,离开。

没有走上几步,甚至没有走出这个房间,他仍旧摇摇晃晃地蹲下身子。

*

少年很少听父亲说起叔叔阿姨常说的“叶修”的故事。

只有一次他偷偷爬起来玩网游的时候,听见父亲居然说着梦话。巧也巧,怪也怪,父亲从也没有说过梦话。

于是他立刻放弃了玩网游的念头,趴在枕头上听着。

为什么总是在念一个人的名字呢?妈妈说梦里的话是最真的,可是,爸爸怎么会念别人的名字?可这“叶修”,听起来也不是女孩的名字。

到后来着实有点困,莫凡的呓语也模糊了起来。

只有一句最是令他记忆清楚,令他当即一颤。

“很喜欢你。却又不敢违背父亲。”

少年自出生以来没有见过他的爷爷。他问过莫凡,莫凡只是说很早就去世了,也没有仔细认真地回答。

半梦半醒之间他也作罢了。

叶修,肯定是一个对父亲来说很重要的人。

*

莫凡跌跌撞撞地起身,向叶修走来。

叶修只感觉硕大无朋的自身像是被一个冰冷的尸首所拥抱。

“喜欢你。”

有人附在他耳边呢喃。声音,像是苏黎世到杭州的距离。

叶修微微抬头,却突然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水。他微微笑着,看着眼前那个眼眶湿红的人儿:“男子汉,该哭就哭吧。”

像是他一样,同样附在莫凡的耳边说。

“圣诞快乐。”

 

评论(1)
热度(19)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