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莫凡生快] 岁月长歌

《岁月长歌》

前言

   CP莫凡x叶修。

大概是对莫凡特别痴汉的原因罢,很想给他一篇生贺,在只是清风不应醉之后的一篇。我总跳不出半古不古的圈子,所以文里也有很多的bug,多多谅解。

因为时间稍显仓促,所以没有办法奉上最好的给他。特别是写到后来根本没啥情节好吗x

可是在我心里的莫凡小仓鼠,一直都该拥有最好的——比如,在兴欣笔下,盛开烟花。

*

他初次遇见那个少年,是他心脏突然猛地一抽搐的时候。

指不清道不明的悸动,就引领着他上前,却不忍走近,像是怕点破了少年的安静。

少年侧身伏在梨树枝下,半阖着眼,点点光影打在他分外长的睫毛上,落下一片扇形的阴影。略微长的头发泼墨一般,发尾随着轻风摇动着,时不时掀起他浅灰的衣衿。领口灰得奇怪,深浅不一却又好像错落有致。

叶修努力地半眯起眼,纵使视线有些狭窄,他还是看清了少年的衣领。像是水渍,但又恍若泪痕。

没有扣上的第一颗扣子不知是有意无意,恰巧显露出消瘦的锁骨。

晨风撩起梨花的思绪,纷纷扬扬地散落下花瓣。一瓣精致小巧的梨花发簪似的别在了他的鬓角,叶修才猛然觉起他是那样白,白得像是要与梨花融在一起。

叶修悄悄走近,俯身去为他摘开那朵花。

他的手还差一些便触及少年的鬓角,少年却生硬地躲开,侧头,一双墨黑的瞳直勾勾地盯住他。

叶修觉着有些羞愧,尽管不表于颜色。他仍旧是素日不将窘态溢于言表的模样,首先启齿打破沉默:“我是叶修,这里的王。”

少年沉默了许久,却好像又睡着了似的。叶修微扬起的嘴角有些僵硬,差点没落下。而少年,又在这时开口:“莫凡。”

该死,怎么总在我窘境发语。

叶修有些小孩子脾气起来地撅着嘴,却仍旧将话接了下去:“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里向来是他一人的乐园,这里的土地花草树木,同时也承载了他太多的回忆,伤心或者快乐,愤怒亦有平静。

莫凡微微眯起眼,打量似的朝他望着。

奇怪,他一眯眼,那墨黑的眸子像是荡起了细细碎碎的浅墨一般,居然扬起一种另一种奇怪的美感。这令叶修的脸居然情不自禁地红了起来。

“京城的警卫,来这里稍作歇息。”

莫凡答得恳切,叶修刚想好的让他再别来的陈述又被他打乱,狠狠甩了甩自己烧红的脑袋,使自己能够清醒一些——

“哦,这样。可愿留在王宫中?”

莫凡的眼角仿佛有笑意似的,弯着漂亮的弧度,却一字不落地说着:“不必了。”

他起身,掩饰着自己嘴角偷偷留住而没有散去的笑意,侧着头朝叶修行礼,随后快步离开了这里。

叶修将怀里的烟斗叼在嘴中,狠狠地吸了一口。

烟味很呛人。他噗噗地咳了起来——他吸烟那么久,除了前几次的惨痛经历外,这还是奇怪地被烟味呛到。

他总以为自己还能碰见他,所以也便没有利用自己王的身份去查明莫凡的背景。

但他以为总是他以为。

现实骨干得就像他在潜意识中的梦境。

 

*

叶修再没有在哪里遇见过莫凡。

即使这段时间叶秋为他支开了很多政务,使得他能够到处游荡几天。虽是神清气爽了很多,但却总觉着自己心里空落落的。

好像囚着一个人儿,但他却逃了出去。

那日是他归来的时候,他进城门时,特意朝金甲裹身的城卫望了几眼,没有他熟悉的面貌。

叶修忍不住朝身边的城卫询问着:“为什么最近都没有莫凡的岗?”

城卫被他的这样看似不经意却又认真的问题有些吓住,坑坑巴巴地,结巴了一会儿,方才思索后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回皇上,京城护卫中怕是没有叫莫凡的人罢?”

叶修轻轻地闷哼一声当作回应,身后苏沐橙已经开始紧紧地催促起来:

“叶修哥你在干嘛啦,叶秋还在等着我们吃饭呢……”

语气中不少责怪。叶修嘟囔着知道了,一边脚步却又踏得很慢。

他的记忆甚至有些恍惚起来——到底有没有那一天?到底有没有那个少年?是梦境还是他真的遇见过他?

可莫凡的模样好像烧红的铁块般烙在他的心底。

苏沐橙总是会回答着叶修孜孜不倦的问题——“真的有莫凡这个人吗?”

也不知是不是先天的问题,他总是每隔几天就提起这个名字,并且向苏沐橙描述这那是怎样一个漂亮的场面,怎样一个漂亮的少年。

以至于直到今天,他都以为那精致得近乎不真实。

苏沐橙面对他反复的问题,只是摇摇头说着不知道,叶修也就短暂地沉默一会儿,总会挑起新的话题。

“最近霸图平定一些了吗?”叶修尴尬如此地转移着他的注意力。

苏沐橙微微笑着,眼里摇晃着笑意:“嗯,最近好多了,但是西方的轮回又闹起事儿来了,而且还在日益壮大。”说着皱了皱眉,仿佛是在悲叹世上总战乱不断。

叶修捏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垂着眼看向苏沐橙:“沐橙,你和沐秋去吧。”

苏沐橙着实也被吓了一跳,清脆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叶修哥,轮回是很厉害,但是……”

“我也知道,可是我总想试试他。”叶修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不听劝阻似的朝她看去,仿佛是一个毫无实权的王望向自己最信任的人。

“罢了——我和哥哥的话一定会很快平定下来的,叶修哥你暂时不要搞什么大的变革哦。”苏沐橙勾起嘴角微微笑了起来,轻轻地跳了跳。

叶修轻轻点了点头,只令她先行出发。

你为什么要骗我呢?一直以来他都在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可总没有答案——也许是他遗忘了自己的来处罢,他也并不想深究。

 

*

苏沐秋的死讯如同狂风暴雨席卷了整个王朝。

与轮回一战,虽是战胜,却折损了许多人——甚至包括被王视为左膀右臂的苏沐秋。

翌日就有一个要与王相见的请讯传上,叶修没有过多询问,只令他进来。

果不其然是莫凡。

叶修嘴角荡起了笑意:“我知道你会来的。”

莫凡装束与那天不同,宽大的黑色大衣套在他的身上显得格外肥大,更显出他的瘦弱来。他的眼角深深地印着睡眠不足的黑眼圈,一双黑色的眸子却又像是当初那个少年一般清澈地盯着他。

“家里可有人去了?”叶修皱了皱眉,仿佛意识到了自己在他进来时的失态,此时却直言不讳地指出,仿佛是确认了莫凡不会为这些事而拒绝回答他。

莫凡虽瘦,却好像有一股男人的刚劲气力,让他心生敬畏。

莫凡近乎微不可观地点了点头,睫毛在脸上轻轻扫过。

叶修嘴角居然翘了起来,语调也有些上扬地问道:“上次你骗了我,那么,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做什么的?如果不答实话,你会被关起来的。”

莫凡垂眸,明暗光影之中,叶修仿佛看见他用两颗门牙狠命咬了咬下唇,紫青就淤散开来。叶修忙转转头想说不用说了,而莫凡却下定决心似的开口:

“伶人。”

叶修也着实沉默了一会儿。

伶人,即戏子。

在这样的社会上确实攀不了多高的地位,却总演绎着一场一场传奇。

于是他开口道:“我接你入宫,你以后随我,方可不必承受欺辱。”好像是海誓山盟一样,叶修眯眼朝少年望去,少年仍旧满脸青涩,细看确有浓厚油彩的痕迹。

莫凡似乎没有经过大脑,只是生硬地挤出一个字:“好。”

不知为什么,他信任这个人,一如他在听到消息时不相信是叶修做的决定,以至于失去苏沐秋。他怀着笃定的心里来到这里,却又被叶修玩弄于指掌之间。

*

叶修纵然有陶瓷玉器,良田宅院,纵然有天下。而他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伶人罢了。

他被叶修接入宫后,从没有再感受到曾经的自由。

也许是他这一生,注定了是苦涩的命罢?莫凡时常思索着,却又放弃,他实在不想为自己的前途想太多,一切皆注定。

他知自己终究躲不过情劫,所以也任由自己对叶修那一点点小火苗似的可爱心思发散下去,直至没日没夜地想他。

他是清寡的少年,却在戏中饰演青衣。

所有人皆言他的美,不可方物的美。

而只有叶修,对他入宫之后的事不管不顾。

但他又何曾知道,叶修是为了将他拯救,不再做那样一个被人嘲弄的戏子。

他辗转反侧,终究还是选择了离开,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叶修的生命,亦如他不声不响就潜进了叶修的心房。

*

叶修后来在他房中找到的只是他字迹清秀的素纸。

“此处虽胜于梨园,锁住的却只是孤独的灵魂。”

他今生做了那么多场戏,唯有在梨园才能做回真实的自己。毫无顾忌地在台上演出,锣鼓轰隆,而台上的美丽结局,给了别人,唯独自己冷落散场。

叶修闭眼,似乎他的模样就出现在眼前。

都言伶人薄情寡义,却不知他逢场作戏,伤得最深是自己。任台上怎样花团锦簇,似锦繁衣,仍旧盖不住心中凉薄。

似乎台上有一个那样舞着妖娆水袖的女子,却在浓厚的油彩后生着一张苦涩的少年脸庞。

锣鼓喧嚣,他唯有演绎孤欢,见证他人离散。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

他常常会想起叶修,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和他相遇并且疯狂地喜欢上他,似乎是一场梦。

那个向他伸出手的少年,那个君临天下的王。

他的人生中再无叶修,怪他自己,错过情缘,选择空守自己的深宅大院,选择将自己的情欲埋葬,选择燃起飘渺不定的梦想。

将之燃尽,将岁月长歌。


评论
热度(18)
  1. 全职高手莫凡腐向主页黍黎 转载了此文字
    #1030莫凡生日快乐##莫凡##叶莫#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