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醉翁之意05

 

ooc,大概这次不会是清水了吧(/・ω・\)

主cp叶莫,微莫all。

 

 

05

莫凡也在纠结着是否应该去找叶修。他很奇怪,仿佛失了叶修就失了方向,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不能决定似的。

不——自己毕竟是个男人。

总是这样想着,莫凡也就用卷卷经书将叶修的事儿抛之脑后。

只是夜长梦多,平日他总能找事情给自己做,但在漆黑的夜里总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叶修的脸,吓他一跳。那时他便紧紧地闭着眼睛,使自己好像沉浸在黑暗里一样。

但他总是避之不及。

叶修终还是代替苏沐橙出席了某次朝圣,理由则是叶修一脸无所谓地说着她生病了。

莫凡听见他身边的一个僧人在叹息着,便紧紧抿嘴不再惊讶。他轻轻垂头,不让自己看着叶修。苏沐橙生病了,对于莫凡来说也有些不好受。

莫凡闭上眼,思虑着应该用怎样的声音回答叶修地点到,怎样不急不缓地走上前,怎样毫不畏惧地盯着他的眼睛。

“不倦。

叶修念他的法名的时候,尾音有点微微地上翘。

莫凡踯躅着,终还是有些颤抖地踏步上前。他觉着自己仿佛踏在云上似的,飘飘忽忽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他停步在离叶修好几米的地方,料想着这应当达到了施法念咒的最远距离吧。他清楚叶修的能力,是他总有意无意从别人口中听说的。

叶修微微笑着,莫凡则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双弯着的眉眼。

“劳烦尊上。”

他们之间的沉默无言地进行了很久,莫凡终于启齿打破,只是黑色的眼中仍然没有丝毫起伏。

“哦,你已经三十二天五个小时三十六分钟没有和我说话了。”

叶修笑吟吟地报出一串数字,只是身体仿佛因为笑意有些颤抖。

莫凡的心猛然一抽,像是受到了怎样的刺激。他的父亲曾经告诉过他,只有幼稚的人才会用时间来掂量感情。而在他的世界里,或者在每一个人的世界里,叶修都不是幼稚的。

他很是难受,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他想对他说对不起,但身旁的目光都焦灼地落在他的身上。莫凡顿下这个想法,闭眼,令自己置身于黑暗。

“对不起。”

莫凡听见周遭细碎的脚步声,在往远处走去。但他并不想睁开眼睛,只是任由许多人擦肩而过。

渐渐地,这间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一道悠然自得的脚步声。

仿佛还是朝着他的方向。

终于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

莫凡无力,心绪难平。作为一个修行的僧人,居然如此不安。

他什么也难想,下意识地向前,近乎是扑过去地一般,倒在那个人的怀里。

那个人伸手轻轻抚着他的刘海,莫凡将脑袋深深地埋在那人的肩膀上。他与他之间的距离,近乎微不可查,却又好像咫尺天涯。

相顾无言。

莫凡将脸抬起,迷蒙之间看清了那人的脸,有些虚胖,一双风轻云淡的眼睛,和嘴角边流溢出来的淡淡烟草气息。

他缓缓地退出叶修的怀抱,叶修也没有伸手挽住他。

“你明明还在吸烟。”莫凡有些自嘲地微微勾起嘴角,“为什么要骗我?”

没有思考,这些语言自然而然便从他嘴中说了出来,一反平常他说话都磕磕绊绊的模样。

叶修皱了皱眉。那日那个少年,终于也是要长大的,不再是需要别人解读的青涩少年了。他心底的失落越发地深沉,开口妄图敷衍过去;“啊……嗯,是啊。”

莫凡冷哼了一声,漆黑如墨的眸子像是要将他看穿一般:“几分真……几分假?”终于还是不能跨过语言的这一关,他说话总还是有些不齐全。

叶修倒是挺了然,微微眯眼,又向那个清瘦的少年走近了几步:“五分真,五分假,任你信不信,我自在这里。”

莫凡狠狠地咬紧了下唇,眉头搅在一起,一张还有些少年气息的脸也变了形状。

“因为很想你,只有烟才能让我在云雾里面看见你。”叶修呼出一口气,莫凡像是闻见了呛人的烟味似的,一发不可收拾地咳嗽起来。

莫凡佝着腰,剧烈地咳嗽,叶修走近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劳烦尊上。”

他说的时候,一如之前的模样,直勾勾地盯着他,眼睛像是没有底的深渊。

“有缘再会。”

莫凡转身,一步步踏出这间屋子。

这间承载了太多回忆的屋子,这间让他日益掉进黑暗中的屋子。

叶修倾身跑着追了上前,揪住他的衣袖,顺势抓住手腕,一反手便将他的脸面对着自己。“如果我不发话,任何人不能离开这里。”

莫凡只是平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的。

“佛规没有?这是寺规。”

叶修一语点破,丝毫不给他留下回想的余地。莫凡的心中再没有了某种情绪的回荡,抬眼望着天空,再也不看眼前的人儿。

僵持的气氛一直到苏沐橙带着银铃一般的笑声来到这里为止。

苏沐橙手中提着一盆白色的花,跑着向叶修过来:“叶修哥!你看这盆好吗?”

叶修宠溺地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敷衍地说着些话。

莫凡轻轻扯开叶修仍然抓着他衣袖的手,飞也似的往自己坐禅的地方逃去。

他似乎还听见苏沐橙冲他这里喊着,“哎不倦你别走啊!来帮我看看啊!”只是他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不想看见苏沐橙分明好好地,莞尔的笑容。不想看见叶修揉着苏沐橙头发时候一脸宠溺的模样。

更是,再也不想看见叶修。

从来没有人,像叶修这样骗他骗这么久,而他似乎还心甘情愿。莫凡攥紧了拳头,狠狠地坐下。

明天便启程。

他要离开他的生活,他要离开他的生命。

他那边是姹紫嫣红皆开遍,而他这边却是江雪独钓奈何天。

他那边是两个人的温馨岁月,他这边是一个人的锦瑟流年。

他已决意要离开。

 

评论(1)
热度(18)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