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醉翁之意04

ooc,大概这次不会是清水了吧(/・ω・\)

主cp叶莫,微莫all。

#有人跟我反映说叶修ooc。求叶修真爱粉说ooc在哪儿好改改qwq谢谢


04

    莫凡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湿淋淋的人。

    对于叶修询问的这个问题,他一直都没有考虑过。就好像是他一直是在被动地接受叶修,从来没有迎合过他的想法。而这下叶修给他灌了这么多思想,他很是想好好思虑一下,但却没有时间给他考虑,因为叶修似乎没有继续说下去的表现。

    记忆里叶修虽然不羁但是并没有什么过激,在面对这样的叶修时莫凡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莫凡清了清沙哑的嗓子,意图用几个语气词掩饰过去。所幸,他启齿几次居然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喉咙很是干涩。

叶修了然地笑笑,领他向长廊的另一端走去。叶修没有向曾经去莫凡家时那样轻轻用手裹着他的手,他心中竟然有些……失落。莫凡轻轻摇了摇头,否定了失望情绪的存在,加紧脚步跟上叶修。

叶修是不紧不慢的,莫凡却总感觉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

好奇怪。

莫凡心中荡漾起一种奇奇怪怪的波澜,他也不费心思去想,只任这种波澜徘徊。

长廊好像很长,长到走不完。

叶修停下来的时候,莫凡还在恍惚,吃痛地撞在了他的背上。莫凡没有嘶鸣出声,只是暗暗咬了咬下唇。叶修轻轻抬起他的手,像是以前习惯性地——将莫凡的手略有空隙地裹住,真正触碰到的地方却很少。

叶修俯身蹲下一些,轻轻为他吹着揉在额前碎发的手。像是母亲吹拂着孩子一样。

莫凡刚一想到这个就立刻打了个冷战。母亲?对于叶修这样风轻云淡的人来说,怕是一辈子都不想与别人有瓜葛吧。思及此,他不禁微微垂眼。

叶修肆意地揉了揉他被雨淋得湿透的黑发,微笑着。莫凡抬头,用了很久才从牙缝中憋出几个零碎的字眼:     “别……你的手。”

顿了顿,似乎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

叶修笑意更盛,启齿,是他许久未见的飘然:“没事,早就湿了。”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江波涛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够理解周泽楷一样。也许刚开始他也并不能理解这些字眼,可是后来,与他交流得更深,像是着魔了一样,在心底便能了然。

哒哒急促的脚步声由寺内传来,莫凡抬眼想要辨认。

——那是莫凡见过很美,很美的画面。

着一席白衣的女子,飘然立在雨中,自然的棕发在尾端轻轻卷起,衣袂在微风中飘得很随意,却又像是刻意刻画出的美丽:因为他觉得,没有什么比刻意刻画出来得更能摄人心魂的了。

莫凡看得有些呆滞,愣在原地。

当然他自然会忽略一旁不在意似的投过来的目光,里面夹杂着的复杂感情。

当他缓过劲来,叶修已经同那女子一同走远了。他呆呆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他从未看什么如此入迷。

以至于他不知道自己看的是谁——是那个风轻云淡的男子,还是那个惊艳绝世的女子?

他心中第一次有了悸动,是分属于纠结的悸动。

那日之后他便开始了日复一日坐禅的日子。他很少见到叶修,但是却经常见到那个女子。从僧人纷纷议论的口中他也得知,她就是苏沐橙。

——难怪他如此喜欢她呢。

莫凡向正谈论着苏沐橙的僧人们微微欠身行礼,僧人都愣住,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行礼。而他深不见底的眼中的虔诚与那浓厚的不甘,如此矛盾的情感,僧人都有些不敢置信于自己的双眼。

世上怎会有这样清净的眸子。

苍白了鬓角的僧人首先拉住莫凡的衣袖,试问着他的法号。

“不倦。”

他没有再次回眸,像是害怕将自己的眸子展现于世人面前。

记得当初这个法号,是叶修赐予他的。叶修只是轻笑着说,就叫不倦吧,他那样执着。在座的长老居然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的意见,不约而同地颔首。

他抬眼,对上那双笑眯眯的眸子:

“谢恩惠。”

叶修也是微微一惊,眯起的眼再次睁开来看莫凡。而莫凡早已起身,走向门外。

所以他看到的只是他的背影。

决绝,不带丝毫情感——一如他的眸子那样清澈,让人居然不忍心去追赶。

叶修轻叹一口气。毕竟这句话,怕是他自认识他以来,说得最全的一句话。这样,他不就与之前不能理解他的人相同了?叶修思虑着起身,居然有些不甘。

他更宁愿莫凡还是那个说话都磕磕碰碰的少年,更愿他是那个树下折花的少年,更愿世上只有他一人。如此以往,叶修必是那个最了解莫凡的人,也是唯一了解莫凡的人。

所以他的不甘在于,以后的他怕是再没有这样特立独行,在莫凡的世界中。

叶修长叹一口气。

莫凡转身离去,将老者颤颤巍巍的双手与满眼盛泪的脸置于一旁。他明白他这样清澈的眼睛令多少人求之不得,所以他才选择隐居避世。

而那个死缠烂打的人,却狠狠地将他拉出了消极的世界,带向另一方。

所以他是他这辈子都离不开的人——既是将我带出黑暗,又怎能将我弃之光明?

莫凡端起泛黄的书卷,翻阅起来。他唯一在看书的时候,才能够察觉自己是有意义地活着的。以前的他或多或少地会盼望叶修的来到,但现在的他,却已经明了。

因为他与苏沐橙出双入对的身影。

于是莫凡开始逃避,拒绝一切与叶修有关的活动。他像是变回了原来的那个莫凡,却又好像不同于原来的莫凡。

因为以前的他躲避的是全世界,而现在的他躲避的,只有叶修而已。

叶修并不傻,经过几次的度化名单上反复寻找也没有莫凡的名字,而在苏沐橙的名单上却明明白白地写着,也知道莫凡在躲他。只是他在赌。

赌一场没有结果的赌博。


评论(2)
热度(18)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