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醉翁之意03

ooc,大概这次不会是清水了吧(/・ω・\)

主cp叶莫,微莫all。

能接受吗?那就开始吧。

03

    叶修在雨气朦胧中心居然有些微微慌乱。分明是禅定的时候,他居然百年一遇地慌神了。叶修微微睁开眼,望向一片雨帘。朦胧而虚幻,什么也看不清。

    “叶修哥你怎么了?”苏沐橙像是洞悉了他的慌乱似的,平静地开口。

“啧……”叶修努力抑制着内心莫名的慌乱,以及想要跑出去确认那个人是否有事的冲动,“没什么。”叶修轻轻地摇摇头,双手合十,继续着他的坐定。可无论如何,心脏停不下狂乱的跳动。

苏沐橙莞尔一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弯起眉角道,“叶修哥若是真的心不在禅,我留你在这里也无意义。”她看似知晓一切的平静,冷静得让叶修都有些觉着后背发凉。

叶修几乎是跑跳着离开了这个地方,向外冲去。

苏沐橙依旧笑着立在原地,还是弯着眉角,同样的弧度,美得让人居然感觉有些不真实。

越是离开得远,越是慌乱。叶修几次差点迷了方向,雨下得朦胧也多少有些关系,可这对在山上待了也算有些时日的他来说还真是惹人发笑的事。他再一次在路口停下,思索着向左还是向右,论下山,应该向左走去,而他却跟随心,向右拐。

这是于他来说无比疯狂的举动。

高僧如他,却被一个人认真的眼神和那几乎要将人吸进去的黑瞳沾染上红尘,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在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遁入空门的时候,那个瘦弱地,穿着蓝黑色连帽衫的少年就那样一言不发地出现在他面前,他的世界便因为他,久久无语。

他听过世人传着他与苏沐橙的事,却也是一笑而过。若是误解,也就让他们误解罢了。他明白苏沐橙对他的依赖,也不想轻易地与苏沐橙僵持。他从未为这件事纠结,因为他不在意。不在意,就不会为它做过多的无用功。

前方居然有朦胧的赤红。叶修使劲揉了揉眼,却给双眼抹上了浓浓的雨水,沾染得他有些睁不开眼。他怕自己是入魔了,居然会在如此空静的山林中看见赤红。

可当他摸索着走到那片红的面前时,他抹着眼睛的手感觉到了眼里有热浪涌出。他俯下身,久久地抱着那个蜷缩着,全身冰凉的人儿。

莫凡的气息就那样飘忽地萦绕在他鼻尖,带着一种被雨洗刷的清新。他轻轻抚着怀中人沾满雨水的黑色发丝,一根一根为他捋顺。他心疼,不知所措。

所以几乎是本能地,叶修埋下头,在莫凡温湿的额前覆下轻轻一吻。

像是轻啄,却又像是甘露。

叶修极不愿他此时便醒来,甚是怜惜地将他挂在背上。他很轻,但对于叶修来说还是有些沉重了。叶修一次次地将他从地上拖起,将他的手交叉覆在自己胸前。

……叶修?待莫凡看清眼前人的轮廓,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念出他的名字。奈何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了,那两个字节就被硬生生地堵在了喉咙里,惹得他甚是难受——也奈何自己无力,连自己行走的能力都没有,只能趴在他的背上心疼着他满额的汗。

背上的人儿似乎有了些动静,即使是那样的微小他也能够察觉。他没有回头确认,只是微微扬起一个笑容:“醒了?”

莫凡轻轻地颔首。以几乎微不可见大风弧度证实着叶修的猜测。叶修笑意更胜。

沉默持续了很久,以至于叶修都不知道要怎样挑开这份沉默。莫凡像是思索了很久,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抬头。雨点洒在嘴里,似乎有些奇怪的腥甜。莫凡轻轻咽下,启齿。

“去哪?”

“你想去的地方。”

叶修回答得似乎理所当然,莫凡却微微红了脸。

上山的路蜿蜒曲折,莫凡察觉着他绕了很久的路居然就被叶修那样轻易地走上了正确的道。他很是惊异,叶修,仿佛对这上山的路十分熟络一般。

陆上的颠簸令莫凡有些疲乏,叶修感到莫凡渐渐趴下的身体倚在他的背上,均匀的呼吸喷洒在叶修的耳畔。叶修感到耳垂有些燥热,很是奇怪。就算是苏沐橙,挽起他的手的时候,他也丝毫没有这样燥热。

佛说,万物皆空。

而他,却不肯舍弃红尘,因为在某天,遇到了那个少年,那个令他一生难忘的认真眼神。

叶修叹了口气,停下脚步。

突如其来的停顿让莫凡猝不及防地从梦境惊醒。若不是停顿来得太突兀,他愿一直趴在这人的身上,一直往前走。即使伤口不会愈合撕裂着心,令他疼痛不已也罢。

但睁眼之际他又庆幸叶修的停步,因为眼前,正是他寻的寺,也是以叶修著称的一方土地。莫凡有些想扯出一个笑容,可这想法在心中百转千回还是放弃。

莫凡记得当初与叶修初遇没几天,叶修就奇怪地问过他这个问题,为什么不笑,为什么不哭?

他思索了很久,没有答案。可能是自小以来,生性凉薄,没有对世俗的太多牵挂吧。他扯着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来敷衍自己,表面依旧不动声色地抿着茶。

“我来到这里,有人告诉过我。”叶修将衣袖的水拧干,平淡地开口,“她说,会笑,是因为你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够令你开心的人和事;会哭,是因为你明白那些人和事还能够挽回。”

“那么你呢,莫凡?”

叶修坐在长廊上,没有要将湿漉漉的他带进去的意思。黑中带着点点棕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莫凡,像是要将他看穿的样子。莫凡其实心中有些忐忑,他害怕他问出一些牵扯他童年的事,也害怕他发现了什么样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事实,却是,他没有任何需要向他隐瞒的地方。只是在叶修面前,他就变得很低,可是也从内心里开心——“在尘埃里开出花来”。

叶修继续问着他的问题,没有被莫凡的沉默牵引。

“那么我呢,叶修。我对你来说,算是什么呢?不算会令你开心的人和事,也不能挽回吗?”

评论
热度(18)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