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蜃景06

主cp叶莫。异地梗。ooc。

文笔渣。[趴

完全是怀着爱意认真写的。希望叶莫99。

最后。我写的是一种寄托,愿叶莫相处中处处是糖。甜到腻。

-----------------------------------------------------------------------------

06

魏琛表示在老板娘去总部开会的这一天里,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的狗眼已被闪瞎。

莫凡悠悠哉哉地拾荒,叶修开着悟道君叼着烟跟在他后面晃荡着加血,偶尔放个神圣之火在有极品橙装人儿的身上。柔妹子总是在接到杜明的电话后飞快地往竞技场跑,然后把人活生生压制了下来。而包子一脑袋栽在罗辑肩膀上,罗辑本就不流畅的动作愣是被他开创了一个究极,颤抖境界。乔一帆和安文逸却是老老实实地打着荣耀,魏琛本想凑过去好好地文艺两把,却没想到二人都聊的火热。

乔一帆的电脑上显示的是“木恩”,而安文逸的则是“石不转”。魏琛一声悲怆。“时代变迁啊!”叶修呵呵一笑,为他接下了下半句,和着他的声音还别有一番嘲讽风味。

“想当年,老夫也是神一样的少年啊!”

魏琛狠狠地掐灭了烟,啥也不说继续打开电脑,带着自己的团,寻找着悟道君的身影。

……莫凡呢?有些出神的叶修突然发现,屏幕里的毁人不倦不见了。叶修习惯性地往右侧探身,而莫凡却是微微弓身,不知是有意无意地向左侧,墨黑的刘海倾斜,几乎遮住了整张有些苍白的侧脸。

叶修起身,妄图赖皮地倾身抱住不知是因为冷么还是怎么有些颤抖的少年。可墨色的瞳在扫过少年只暴露了些许在空气中的惨白的脸,几乎是下意识地掀起莫凡略显长顺的鬓角,看见的却是一滴一滴的虚汗啪嗒啪嗒地打在白色队服上,渲染出更深的颜色。本该放在键盘上的左手紧紧地按在左胸上,撕扯着蓝黑色的连帽衫。下唇被咬出了鲜红的血,由着下巴的弧度下落。

他倔强地用颤抖的右手控制着毁人不倦跌跌撞撞的走位,天击浮空,受身失败,甚至丢错技能,被许多人追杀着的毁人不倦血不断地掉着,飞快迅速地红血,变成灵魂视角。

莫凡将自己几乎不受控制上下抖动的右手收回,颤栗地覆在左手上,像虾一般地弓着身子,深深地埋在桌底。

叶修的心剧烈地跳动,他不是在害怕,是在紧张。声音一反既往地掀起波澜:“包子,包子!”

包容兴飞快地应着“老大!什么事?”

“背莫凡去医院……”他眼看着包容兴越跑越远的身影,几乎想瘫软在地上。可脚步却下意识地跟着包容兴跑向附近的医院。

他听见自己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断地怨恨自己的宅男体质。明明,还差一点,就要抓住他……。包容兴背着的莫凡几乎是被他拖着走的,叶修恨不能自己有力气能够大吼叫包子停下,恨自己平时的懒散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不到他。

他在别人的背上越跑越远,他却永远都抓不到他。

直到他消失在急救室的门后。

叶修伸出的手差点被夹住,身为职业选手的本能,他飞快地缩回手,启齿,却没有说出任何音节。

——为什么,瞒着我?

他一根接一根抽着烟,没有抽到一半,却又狠狠地用手生生掐灭,焦躁地踱步。

他至今没有过那样的绝望和怨恨,分明在失去苏沐秋的时候,陶轩背叛的时候,自己从来没有怨恨自己从前的生活方式,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荣耀,对他,对任何时候的他,都是非常重要的。放弃?他从未思虑这样的字词。

急救室的红灯规律地闪烁着,辉映在他总是抖落烟灰的颤抖手上夹着的烟,红在橙中交替缠绕。而他的心中,却只有乱糟糟的一片黑。

莫凡,你此时会不会感受到我激烈的心跳?

莫凡,我们还没有过过一个情人节吧。

莫凡,你回来,我不会再淡然待你了。

他莫名其妙地想到了一句完全不相干的歌词。

“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窗外的雨在黑暗中下得淅淅沥沥,一如他离开的那天。他想起隐隐约约听见的那声叶修,恨恨地握紧了拳头。他仿佛看见了他望眼欲穿地站在雨中,盯着自己隐没在人群里的背影。

他清楚即使当时的自己明白那声叶修是莫凡脱口而出,也不会停止走向世界荣耀的脚步。可是他现在却模糊了。

为什么永远无法辨别真爱?

因为真爱总是伴着失去而来。

他有些释然地勾起了唇角,很快又无力地归于平静。道理总是无穷无尽,他也明白些许,只是,在真正当在他头上时,他才迟迟地慌乱失措。

叮。

头顶的红灯在霎时变绿,他匆忙地迎上前去,惊喜地发现莫凡居然站在医生身后,虽然是有气无力地扶着墙。

叶修冲上前,愣是将原本以为用尽的力气榨出了汁,紧紧地拥住莫凡虚软的身体。

医生语调平淡地念着病历,一手冷淡地将他的怀抱分离。

医生之后说什么他再也没听清,他只在听见那几个字后便有些眩晕。

“急性心肌梗塞。”

莫凡垂着头没有看他,他明白他现在的痛苦,因为他的母亲亦是死于此病。


评论
热度(14)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