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蜃景05

主cp叶莫。异地梗。ooc。


文笔渣。[趴


完全是怀着爱意认真写的。希望叶莫99。


最后。我写的是一种寄托,愿叶莫相处中处处是糖。甜到腻。


-----------------------------------------------------------------------------

05

他的眼眶在那一刻不争气地湿润起来,唇齿间蠕动着字音想回应背后湿热的气息,却无能地在纠缠中硬生生且冰冷地妄图维持自己从前的风流:“……叶修。”而喉中无法掩盖的哽咽将这份自傲狠狠地埋在了心底。

背后的人儿几乎是用尽他的全力拥住他,仿佛他是浪荡的游子一般害怕下一秒再也见不到。叶修的手将莫凡很轻易地打了个圈儿,有些愤恨恼怒地贴上怀中呆愣的人冰凉的唇,疯狂地掠夺着他的清甜。素时的温柔,怀里人向来的纤弱,竟一个闪忽抛之脑后。因为是自己错了,所以将错就错,一错再错。叶修闭紧眼阻止泪水汹涌,飞快地,如同逃兵一般撤离了莫凡有些肿胀的唇。

“……对不起。”叶修垂着头,像极了一个认错的孩子。他的双眼依然是紧闭的,痛感依然肆虐在他左胸。

莫凡以消瘦的背影沉默地回答,木然地站在原地。良久,用一种叶修十分陌生却有些意外动听的声线陈述:“走吧。”没有任何供你选择的余地,没有丝毫波澜的语气。叶修自然地勾起嘴角轻笑:“嗯。”简单的闷哼。无需太多言语,他们已了然对方的心事。他们彼此不同,却意外地相杀相知相爱相惜。

银灰的月光织成一床柔长的棉毯,轻软地打在二人肩上。莫凡几乎想回头看叶修的模样,可竭尽全力也不然。多久……我们才能站在同一个战场呢?追寻你的脚步,你的路却没有终止。你是荣耀第一人,而我,只是恶趣味的拾荒者。他顾虑,他焦急,最后他淡然,他努力。

上林苑并不远,很快叶修便自动自觉地掐灭了手中的烟。双眸含笑地望着那开锁的人儿。细碎的黑发被风轻轻撩起摇曳,于是时不时地他那红透了的耳根就会暴露在空气里。开锁的双手很是白皙且漂亮,但动作却略显笨拙。不断地调换着微小的角度,半蹲抑或是站直。叶修强忍住笑,以一种极其奇怪的声音闷闷地说着:“莫凡啊,你是不是除了打荣耀啥也不会啦?”

莫凡微微侧过些居然在灯光下显得有些惨白的脸,叶修有些诧异地发现那上面居然挂着稀疏的虚汗。“你后天还要比赛……”他的尾音有些颤抖,仿佛是在为自己的罪行悔过。

吱呀。木门的声音在叶修听来居然带着憔悴,莫凡微微扬头示意他快去睡觉。叶修乖乖顺从地钻进了方锐的窝里,整理着后天要打的对手的资料。那个对手……很强,但是,也一定会战胜的。莫凡缓慢地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一把冷水泼在了自己脸上。他想清醒清醒,然后让事实告诉他:叶修,他确实是来了。眼角瞥见床上那个仍然在对着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的身影,莫凡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

他清楚之前的想法太过孩子气,但是他的初衷只是想听听他为什么那么说。莫凡也不是会经常闹脾气摆在脸上的人,但是他只想带上自己所有理智去理解叶修给出的理由。但是他输了,理智输给了情感。很奇怪,一碰到与叶修相关的事,他总是会做出一些自己都出乎意料的反应和事情来。

从卫生间出来时叶修的双眸转眼就离开电脑含笑地看着他:“早些睡,你后天不也是有比赛吗,对谁来着……”“微草。”他打断了叶修老太婆一般地絮絮叨叨,冷冽地望着他。

“啊大眼他那个啊,除了那谁其他人好像也还好。”莫凡为他补充着一个又一个人儿的名字,明明盖着被子,他却总觉得寒冷。他们之间的距离,仿佛在越来越遥远。叶修会谈笑风生地给他讲一些国家队的事儿,他也只是默默地听着,从不发表评论,更不如说,他有些手足无措。该怎么回答?该怎么安慰?该怎么鼓励……他深切地无力着。

他心底苦笑着,表面却冷静得不动声色。

他逃避,那有能怎样?只要叶修还在他身边,这一天总会来。他和他的距离不断拉大,却永远也赶不上。莫凡明白荣耀对叶修的重要性,所以也不会央求他转头。就像是面对儿时他依然健在却相互吵闹的父母一样,他将失望和酸楚尽藏在心底。

叶修似乎注意到了他有些神情飘忽,大手覆上了他盛着银光的眼睛,轻吻随之落在他的侧脸,留下浓重的烟草气息。

分明是不喜欢烟草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叶修怀里,他总是格外心安。

“晚安。”

叶修的声音慵懒却带着沙哑。


评论(5)
热度(13)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