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蜃景03

主cp叶莫。异地梗。ooc。

文笔渣。[趴

完全是怀着爱意认真写的。希望叶莫99。

最后。我写的是一种寄托,愿叶莫相处中处处是糖。甜到腻。

-----------------------------------------------------------------------------

03

蝉纷乱地开始低鸣。

少年抬头眯起眼望了望窗外刺目的阳光,有些发愣。去年的今天,自己也许正大眼瞪小眼着叶修,也许正拼尽全力摸索着团队的融入,也许正攥紧拳头听着叶修的嘲讽。可是,为什么,每一件事都甩不开叶修呢。他突然想给自己一个耳光,醒醒吧,明天就是季后赛的第一轮了,怎么还在想着无关紧要的事。

轻叹一口气,他继续着对十六叶的实验,指节分明而白皙的手指紧握着一根灰色仓鼠模样的笔,思索且记录着什么。尝试,失败,提出质疑,消灭质疑,再次尝试,再次失败。

十六叶是叶修送给他的第一件银武。他不开口问,叶修也不启齿说,关于这件银武花费的努力和心血。叶修走得太匆忙,甚至没有告知他有关十六叶的使用注意和精妙的设计。关榕飞固然也是还在兴欣的,只是,莫凡不肯开口问而已。

莫凡拉长身子伸了个懒腰,认真地在笔记本上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的疑问。他的笔迹很是干净,没有多余的笔画,也没有龙飞凤舞的连笔,说是像小学生的工整,又不然,多了几分笔韵和功底。

乔一帆怯生生地端着一瓶温热的白开,微笑着递向他,“莫凡前辈,喝水吗?”乔一帆并不该叫莫凡前辈,只是出于他有些卑微的礼貌。莫凡并不理睬,手上的笔也一刻没有停歇。乔一帆尽量没有声响地将白色的水杯搁在莫凡的电脑旁,黑色的瞳仁盯着他的笔记本,轻轻地转身,叹了口气。

莫凡已经是多少天这样用所有时间花费在荣耀上,兴欣谁也没认真地数过,但是,他们只知道,已经很久了。叶修打电话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大概也是因为赛况越来越紧张的缘故。在兴欣战队走了方锐,叶修和苏沐橙之后,莫凡也算是主力。尽管不像叶修每次都能稳稳拿到一分,但也是有十分之八九的。

只是,他们害怕莫凡会撑不下去。叶修尽管是三餐泡面,但莫凡每天都不定量不定时。原本来到兴欣时便是消瘦得可以,如今谁也不敢去看他那低垂在帽檐下的双眼。那是一种近乎极限的坚持。

陈果抚在门框上,偷偷地看着莫凡低头记录的身影。她心里是心疼的,不过也是有些碍着莫凡的面子没有告诉叶修。叶修每次打电话来仍旧是懒散地交待着国家队的情况,时不时冒出来个方锐的嘲讽,苏沐橙自然是依序排在叶修之后和陈果唐柔扯着八卦。苏沐橙也问到过陈果最近怎么了,总有点无精打采的,兴欣的战绩也是一路辉煌的啊?陈果精神一抖擞,拍了拍前台的桌子,大声嚷着:“哪有哪有,我开心着呢。”

但是,她不愿再等下去了。她害怕,她恐惧。如果莫凡病倒了叶修却不知道,她不是也是间接的罪人?她最看不得电视剧里的情侣分别,何况是自己导演的。

夜幕悄悄拉了下来,陈果的手停留在白亮的手机屏幕上。屏幕显示着一个人的名字和电话,分明是再熟悉不过,她此时却要深呼吸才能够拨通。

苏沐橙。

电话在滴滴几声之后被接通,苏沐橙的声音在一片嘈杂中很快传了过来:“喂,果果啊,有什么事吗?”陈果嘿嘿地笑了笑,再次在心底敲着锣鼓鼓舞着自己的勇气:“没什么啦,我找找叶修。”“哦哦这样啊!你等等啊!”苏沐橙做事也毫不拖泥带水的,不一会儿叶修从容且慵懒的声音飘了出来:“老板娘,什么事?”

陈果深吸一口气。

莫凡总觉得老板娘最近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这都暂且不提,只是,那眼神中居然有……怜悯?他有些替自己可笑。自己的坚持居然被别人怜悯,这是多可悲的坚持。可他不准备放弃,也不会放弃。他每每安慰着自己,不论怎样累,也还有着叶修。

……就算不承认自己也好。

眼前忽然一黑,失去知觉。

耳边模模糊糊似乎是包子在呼呼地喘着气:“老板娘,这小子怎么这么轻啊!你不会跟着老大虐待他吧!”说完很是悲天悯人地叹了口气。

眼睛仍旧睁不开。是一片昏暗的世界。他看不到谁,谁也看不到他。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拼命奔跑。

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上。

他启齿,拼命想喊着谁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怎么办……?应该……怎么做?

应该……怎么做?

仿佛有个人大而漂亮的手覆上了他的双眼,在他耳边低吟。他轻轻地开口,舌自然地伸缩。

“叶修。”

耳畔真实地传来很久没有响过的电话铃声,莫凡艰难地起身在床头拿起手机。居然,真的是叶修。

已经是下半夜,莫凡思索着道句晚安。

而那边的人抢先开口:“莫凡,你为什么要那么拼命?”

声音一如既往地熟悉和低沉,只不过没了戏谑和慵懒。

莫凡张了张嘴,晚安居然没有说出口。内心波涛汹涌,表面不动声色。他传达着夜晚的宁静,思想却在激烈地斗争。

他以自己想到的第一句话,不假思索地反问脱口而出。

“叶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评论
热度(16)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