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此去经年\七夕贺文

主cp叶莫。he。ooc。

叶莫大法好好好!小伙伴们七夕节快乐!

放心食用w

-----------------------------------------------------------------------------

那么……今天是第七年了。

他离去了七年,我却仍然在等他。

少年苦涩而生疏地勾起嘴角,有着嘲讽的意味。

今天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天的雨,似乎回到了七年之前他离去的时候。

虚胖脸的人穿好了略显宽大的雨衣,逗少年开心似的抖了抖身子,很是轻松地笑着,声线却分明写着茫然:“没事的啦莫凡,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被人叫做莫凡的少年轻轻伸手揪住了那人的雨衣,有些生涩地开口。“叶修……嗯。”

莫凡自己打断了之前的话语。分明是想对他说些什么的,却在启齿后难以开口。烛光摇晃着映在有些苍白的少年脸上,替他抚上了几分柔和的色彩。

宽大的雨衣遮住了叶修的大半张脸,阴影深浅而错落有致地打在他面容,轻笑出声的表情,莫凡是努力想看清却也无能为力。戏谑的声音飘飘洒洒如同窗外的雨滴:“又别扭了呢,不过没关系,相信我。”

尾音颤巍巍地停止,带着湿热气息的吻便落在了莫凡额前,留下浅浅的余温在他脑中迟迟不去。他有些恍惚,心底有种莫名的害怕,害怕眼前的人再也不会回来。

叶修努力地挂起一个淡然的微笑,轻轻地摇了摇手臂,“我走了噢。”可别想我。他一反常态地没有自恋补充后面那句话。他明知他是长情之人,又何必交代这些无用的话语。别说是一两天,恐怕就是十年,他也会等他回来。他敢十分笃定地说。

莫凡的手渐渐从叶修湿漉漉的雨衣上滑落,他清楚留不住他,但是却想尽他所能。叶修的背影渐行渐远,漂泊在风雨凋零的夜晚。

莫凡忽然有点冰冷,全身无力的冰冷。多少人此去无回,为什么他明知心酸和痛楚,却要不惜一切地前往那个硝烟漫漫的前线?分明,他的父母就葬身在那个地方……莫凡费劲全力地思索着,想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可不论怎样,他无可否认他的占有欲,他只想让他一直在这里。

莫凡有些消瘦的身子蜷缩在桌角,止不住地颤抖。窗外的雨仿佛是愈演愈烈,他眼前似乎是叶修奔波于战场的身影。他伸手想抓住他,但是距离却如此遥远。

有人在烟火中转身了。

——背部难道不该留给敌人吗?

他完美地躲过炮火向自己奔来。

自己……?

他温柔地抱起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人稳稳的怀抱里,即使身边炮声轰鸣,也能安然地闭上眼,享受着他的温度。

莫凡在浑浑噩噩的黑暗与冰凉交织中,迎接着新的,没有叶修的来日。

莫凡第一次提起笔在纸上洋洋洒洒地写着歪歪扭扭的字。好久没动笔,他的手都有些僵硬。

没有叶修的第一天,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平常总是叶修捣鼓着米饭,我是负责吃的。总之,原来叶修做的这些事还真有点难。

没有叶修的第二天,我虽然做事还是那么烂,但是有些错误犯过的就不会再犯了。

没有叶修的第三天,爸妈过来了,问我怎么以前那青年不在,我说他会回来的。

没有叶修的第一年,我每天重复着一样的事,有时候总是会想起叶修做这些事十分轻松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到底为了我付出多少努力。但是,我不感动。本来就是被他强行拉扯到这破地方来的,怎么可能感动啊。有好多问题想问他,但是,怎么开口呢?比如说,院子里曲曲折折攀着的植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不可以吃呢?看起来有点奇怪。狐狸的要害在哪里?为什么每次它都血淋淋地逃走了呢?……在皇帝公示的功臣榜单上你是第一位的,我很骄傲。还有,叶修,我,有点想你。

没有叶修的第二年,那个植物原来是爬山虎,好像是你走之前几天你种的吧?现在已经爬到房檐了。狐狸的要害原来是尾巴,这帮了我很大的忙。虽然你之前没交待什么,但是我会好好地琢磨这些东西的。还有,你依旧在榜单上独踞第一。我会等你回来。

没有叶修的第三年,你怎么还不回来?你仍旧在榜单上高挂榜首。我发觉我有点奇怪,额头有点发烫,全身无力连给你的信也不想多写,我记得之前的时候我要是这样了,你会用冷水敷上我的额头吧。但是我现在,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能

没有叶修的第四年,已经是第四年了,你不是说会早点回来的吗?为什么今年的榜单上没有你呢?昨天下午在路上被一个满脸通红的小姑娘拦住断断续续的说“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吧。”我愣了愣说我有对象。她问是谁,我从来没有用过那么自豪的语气,说出了你的名字,叶修。我等你回来,我相信你。

没有叶修的第五年,村里人在知道这件事之后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每个人都对我敬而远之,远远地避开就像我是邪神一样。不过没什么关系,当我运气差好了。只是你不要这样对我就好。今年在榜单上没有看见你,我找了三遍。爬山虎已经爬满了院子,葱绿得很漂亮,我和它,在一起等你回来。

没有叶修的第六年,每个人远离我似乎成了一种习惯,我也习惯了接受那种看怪物似的目光,心下也淡然了许多。我也想过若是你再也不回来,我也一生不娶。今年也是父亲去世的年岁,父亲在死去之前仍然说希望我有个好妻子好未来,我没有思考地开口说我喜欢叶修。父亲差点没气岔。我心疼父亲,同时也期待你回来。

莫凡习惯性地摊开宣纸,熟练地提起笔,耳边是滴滴答答的雨声,他闭眼整理着思绪。

应该告诉他什么好呢?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年。同样的生活,同样的外人目光,同样的亲人去世,同样的在榜上没有看见叶修的名字,近几年的榜单首位总是在不停地更换,但谁也不能创造出叶修那样的辉煌盛世。

他心底有些骄傲,亦或是自豪,轻轻翘了起来,压抑不下。但是……这么多年的努力不是在第四年已经没有成效了吗……岁月,怎么可能轻易忽视如此闪光发亮的你?

脑海中的思绪翻腾不下,他有些疲惫地趴在桌上,一片空白地趴着。

迷迷糊糊间,背上似乎搭上了一层温度。他飞快地清醒起来,摇摇晃晃站起来,转身。

“叶修?”

他没有经过丝毫过滤地,紧紧地抱住了来人。

叶修被雨淋得湿透,腰间被突如其来的温度环住,他也伸手搂住莫凡的腰,垂下头,半蹲着在他耳边低吟。

“对不起……一定不会了。”

熟悉的声线,让他坠入了如同伊甸般的仙境。他没有任何思考,脑内被两个大字盘踞——叶修。生涩地开口,喉咙有点发干。

“我和你一起。”

既你如此热衷于这份荣耀,我便与你一起。

滚滚销烟,最终有两个少年留在最后的胜利的战场上。他们相背而站,一人手中提着白伞,一人手中抓着几枚手里剑。

几乎是同一时刻,转身,结印,消失在烟沙弥漫里,空留一句语气相叠的话语。

“此去经年。”


评论
热度(20)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