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蜃景02

主cp叶莫。异地梗。ooc。

文笔渣。[趴

完全是怀着爱意认真写的。希望叶莫99。

最后。我写的是一种寄托,愿叶莫相处中处处是糖。甜到腻。

-----------------------------------------------------------------------------

02

他轻轻挑眉瞟了一眼时间。两点三十七分,是该睡觉了。

自到苏黎世这边之后,他的作息就没再规律过。以前打完职业联赛的松散劲儿也一扫而空了。

今天与H国的对阵是团队赛咸鱼大翻身的,一直以来以团队赛著称的H国威风也没了底气。层出不穷的战略和风骚无耻的走位确实让H国感到头疼。叶修点了支烟波澜不惊地看着荣耀二字出现在大屏幕上,身边的人竟都称赞着这场胜利。黄少天第一个奔了下来,唠唠叨叨地念着自己的帅气:“我跟你说我跟你说,当时那个什么科什么奥的被我一个银光落刃甩过去就招架不住啦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温和地笑着听着黄少天的唠叨,周泽楷有些呆愣地望着屏幕,孙翔孩子似的到处乱跳,苏沐橙和楚云秀居然眼泪汪汪地说着没看到今天出的最新的电视剧……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庆祝着胜利。

而在冰冷的屏幕映照之下,清瘦的少年也握紧了拳头。他干涩的喉咙动了动,始终发不出声音。脑后的深蓝色帽子因剧烈的喘息而落在了背后无规律地颤抖着。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是苏沐橙。但他知道一定是他。

“……叶修?”他迫不及待地抢先开了口,他想与他分享胜利的快乐。

“嗯。哥赢了啊,你看到了没?哥牛不?”身边是嘈杂的喧闹声,叶修的第一反应却是打了这个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得意洋洋得像个做了好事希望得到糖的孩子,报告着胜利。

莫凡沉默了半晌,在旁人听来仿佛是因为没有准备在搜索着这场比赛一样,传来嗒嗒嗒的键盘敲打声音。“嗯。”他低声回答着叶修的索求,声音平静得不带一丝颤抖。

“哎哟我说莫凡啊,你好歹是职业选手,手别抖啊。”叶修不禁轻笑出声。也只有他才会清楚,对面的莫凡不是在查,而是因为激动而颤抖着。而沉默的那一段时间,是在思考着怎样开口不失平日的简单风格。

那边好久没有回应,沉默中传来一声几乎飘散在空气中的冷哼。

叶修笑得更放肆了,竟引来了一些记者不礼貌地发问:“请问叶修大神为什么笑呢?”叶修很严肃地回答着:“我队友,呃不对,我对象,他又傲娇了。我正在对他进行教育。”

身边的记者突然一窝蜂地涌了过来,七嘴八舌地提问着,电话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挂断了。

虽然是被一声不吭地挂了电话,莫凡心里却更是雀跃。我是……他对象?下一秒,莫凡就拒绝承认刚才自己的雀跃。开心?怎么会,应该苦恼自己怎么摊上了一个没下限的……对象吧。

想想还真有点头疼。莫凡好像敷衍自己一样揉了揉自己的头,却按耐不住心中的窃喜。

第二天莫凡是被左肩上急促的摇晃给烦醒的。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是一片眩晕,黑黑白白。还有包子那张放大了的惊讶脸:“我靠莫凡你……居然把老大给攻略了。你怎么做到的?!”

莫凡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缓过劲来,右肩又凶猛地扑上来一阵摇晃,他机械地转过视角,是魏琛一脸要把烟吃了的表情,几乎是嚼着烟含糊不清地问着和包子如出一辙的问题。这难道……真的没有安排好吗。莫凡有些欲哭无泪地感受着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行啦行啦你们停下!”陈果倒是很是时候地解围了。老板娘发话,也没有谁实在不听的。莫凡心下正感谢着陈果,他们三人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后陈果站在他床前吐出的第一句话便让他把感谢都塞进了肚子里。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陈果皱着眉头,还没有扎起来的头发散在背后,可莫凡愣是看出了女警的气质,不禁打了个冷战。

眼前是一张报纸,头版头条。几个大字十分不客气地轰炸着大家的眼球。“叶修的迷之对象”。

莫凡不顾刚刚赶来的乔一帆安文逸等人投来的诧异目光,接过报纸,认认真真地读了起来。

Q:叶神你刚刚说的队友兼对象究竟是谁?

A:你猜?

Q:……那么请问是中国战队还是兴欣战队的?

A:当然是兴欣啦。国家队的队员都……呵呵,各具特色。

已经没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莫凡将报纸折好,放在一边,重新窝进了被子里。

所以,终究不能公开对吗?

他与他是如此地迥异,以至于朝夕相处的伙伴都不敢确信。莫凡在快要窒息的痛苦中局促地呼吸着。不真实感拼命涌了上来,似乎又回到了被君莫笑追杀的时候,被一击必杀到喘不过气来。几天前的他甚至一想到那个人便会浑身充满勇气与力量以支持他走下去,而现在的他只感到凉意从脚尖一直蔓延到头顶。并且,还在不断地无情地降低温度。

他们,终究是被滚滚浊世所不认可的。

“叶修。”

他再次轻轻呢喃着这个令人心醉而一触即碎的名字。


评论(1)
热度(13)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