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双花]许你繁花

大孙日乐快生(*'▽'*)♪

双花也是各种萌/\在稻米静候灵归的时候我就默默刷一发双花w

ooc,清水,文笔差。

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

孙哲平来到这里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

想想当初自己对荣耀和他的热烈相迎,微微叹了口气。

也许他的坚持在所有人看来近乎疯狂和可笑,但他却是仍然不依不饶地任性。

总有人,总有人在繁花下许他回归。

他曾经将手扭伤却倔强地不告诉任何人,而张佳乐却在知道后狠狠地朝他远去的背影彪着垃圾话。很遗憾,挽不回。

他曾经在某个夜晚懒散地随意刷刷新闻,在一个小网站上看见了张佳乐和一个女孩的绯闻。当晚他机车换乘地敲响了张佳乐的房门,冲进去一无所获地瘫软在地上疲惫地笑了笑。张佳乐被吓得愣在门口,看着孙哲平起身,然后抱住自己,在自己耳边轻声说着,“假的,真好。”

孙哲平在这个城市住了下来。某天在某个网吧前听到一声戏谑的声音:“哟,这不是大孙嘛。”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是叼着半根香烟满脸堆笑的虚胖嘲讽脸。被问及怎么到这里来了的时候,孙哲平毫不停顿且拖长了语调说着,“因为有个笨蛋让我放不下心。”叶修一副我很懂的样子,严肃地拍了拍孙哲平的肩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有天大雨磅礴,孙哲平的房门突然被咚咚咚无节奏地敲响了。他一边让再睡一夏站在一棵树后,一边不耐烦地大喊着谁啊。门外没有回应,直到孙哲平打开房门,张佳乐抬眼望着他,紧紧攥着拳头,眼里有不甘的光,声音近乎发颤地低吟着。“我们输了。”孙哲平近乎是下意识地将强忍着泪水的张佳乐拥入怀里,轻轻抚着他柔顺的头发,嘴硬地安慰着:“这有什么,明年再来!”

一句倔强的安慰,两人却近乎同一时刻流下了泪。明年?还有多少个明年。他们想再战,他们能再战,只是,时间不允许。

次日早上起来的时候,张佳乐赖皮地赖了一会儿床,被孙哲平一个栗子敲了起来。孙哲平拉起眼前一片迷蒙的张佳乐,来到后院的花园。红绿交错,微风徐徐。嫩绿的叶上挂着欲滴未滴的水珠。

锦瑟繁花。

张佳乐第一时间脑海中浮现的便是这个词语,在他惊叹自己怎么原来这么文艺的时候,耳畔传来了孙哲平低沉的声音。

“许你繁花。”

而此时,孙哲平眼前居然也是如此繁盛。一如原来他给张佳乐的一般。

张佳乐勾起嘴角,在他的侧脸上落下轻轻一吻。“孙哲平,生日快乐。”

——许你繁花。


评论
热度(11)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