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遥远的他[番外

番外.[其实也有点像后续啦w

               

王说他不愿待在细密得没有缝隙的宫殿里,拒绝了一切信徒的瞻仰和跪拜,拒绝授予他们僧人的称号。

——这是两三天里甚是风流的一段传言。什么程度呢?就连毫不沾染尘世的莫凡也听说了。他是在邻居小孩叽叽喳喳的嘴里莫名听见的,似乎当着是一个玩笑。而不断地证实,不断地失望在人间愈加弥散开来的时候,莫凡才肯从行人匆匆且摇头叹息的神色中且信且疑着传言的真实性。他知道叶修不会那样做,因为他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么重要。他甚至苦笑自己在热恋中的痴迷,苦笑一去不复返的曾经。他再也不想承受那样的目光,他逃避,他躲藏,他不愿将自己暴露在纷杂的世界里。能够遇见叶修,能够与叶修缠绵,这已经是足够他这辈子怀念的事了。他已经知足。总是在不经意失神的时候想起他,想起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他也只是,自己这一生追逐不到却无比享受的梦。

“你应该清楚你这样做的后果的。”苏沐橙沉声,踏着轻轻的脚步来到叶修的身边。叶修墨黑色的瞳孔望着她,目光似乎是落在了她的身上以表示在意,但只有苏沐橙知道,他是在看向那个不透风的窗外。苏沐橙本想扯出一个笑容鼓励自己的勇气,却沉重到勾不起嘴角:“你是要怎样?你是大家的信仰,为什么非要为了一个不合世俗的事情放弃一切?你的如今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叶修极力掩饰着他的微嗔,压抑着口气说着:“呵呵,那就随他们去罢了。”

“叶修!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愿意为了他而放弃大好河山为自己背负来骂名,难道你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破坏别人的信仰吗?”苏沐橙第一次以这样激烈的口气与他说话,他不禁微微一愣,收回飘远的目光。苏沐橙漂亮的橙色眸子里有泪光。他不愿再多说什么,心中却也是略有踯躅。他明白眼前这个女孩为了他付出了多少,在与她相处的二十几年里从未见过他流泪。罢了,那是因为他从未离开她。她与他虽契合,可他明白这并不是怦然心跳的契合,只是一种得天独厚的默契。叶修抬手拂去她眼角的泪水,低垂着头,像是认错一般地说着,却是极其强硬的语气:“对不起,但是,我的意思不会改变。”

“好,今晚我帮你出去。”

竟是这样的一句话过后,她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没有回头,没有停顿,没有思考。

月色初露。莫凡呆呆地站在窗前,望着天空中那轮皎洁得不真实的月亮。耳边隐隐约约像是邻居一家三口的说笑声,他竟有些羡慕起来。今天是冬至。即使没有人陪伴他也记得清楚。依稀记得从前叶修在的时候,七拐八拐总是能拼凑出些用心的小礼物,很精致却也很容易被遗忘。但他真的从未忘记过,从未忘记过他若有若无的微笑,从未忘记过他低沉的声线,从未忘记过他念叨着自己的名字的样子。

“莫凡。”熟悉的温度从身后袭来,顿时充斥了他整个口腔。熟悉的墨色瞳孔,熟悉的笑意,熟悉的呼吸节奏,熟悉的他。莫凡笨拙地与他缠绵着,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不念过往,不惧将来,他只知道,他现在最喜欢的人就是眼前人。他只知道,叶修,他又回来了。

“我喜欢你。”月光铺洒在叶修的脸上,描出模糊的轮廓。他的瞳孔里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和一种让莫凡想不顾一切地去相信的力量。很奇怪的,但就是这样。“所以,我们以后一直在一起吧。”叶修依旧是以慵懒的声线慢吞吞地吐着这几个字,却一手将莫凡锁在怀里,丝毫没有等他的回答,将头埋在他的肩上。

“我也是。”

回答他的,是一个许久没有说话的生涩声音,艰难,却又想表达得流畅。叶修只觉得自己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这一次他没有刻意地选择弧度,只是自然而然地,他就笑了起来。

他清楚,那声音便是来自怀中的那人,有着坚定的黑眸的那人,就在眼前的那人。

评论(1)
热度(10)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