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遥远的他03-04[完结]

主cp叶莫。并没有莫橙。


ooc有的,大概清水,放心食用x


结局be。太虐是可以开个番外治愈治愈。嗯。其实并不虐。


-----------------------------------------------------------------------------

03

 

    站在最前端与叶修争锋相对的是一个满脸傲气的男人。那人扬着下巴,微微挑了挑眉,眼神中满是不屑,似乎在他眼里,叶修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万千人仰慕的王,而是一个再卑微不过的奴仆。“走不走?”好像是不愿意浪费太多字在这无用功上,男人很是惜字如金。语气中飘扬着的虚浮,更是连莫凡都不禁皱起了眉——他知道这人是谁。

    孙翔。一直以来被大多政治领袖看好的真正有资质的王。而人们却信仰着他们的信仰,不管不顾于上层的反对,拥立了叶修——转世的王。传说王是一代一代转世而来,前世的修行在今生也会得到延续。他们虔诚地跪拜在每一位王的脚下,他们虔诚地信仰着每一位王的命令。他们习惯了那掌管一切的王,他们习惯了脱离红尘的王。而当叶修款款走来时,他们却发现一切都是可以不一样的。

    他放浪不羁地游荡在街头,左右扫视着仿佛在寻找某个人的身影;他嘴中吟唱着熏人的欢歌,仿佛是为他心头的那人谱成;他拒绝朝廷的纷杂,说,世间本就薄凉,又何必沾染红尘。但在莫凡的记忆里,他却曾对自己低吟过一句话。“世间一切皆为佛而生,而我,却为你而生。”莫凡抬眼看着叶修挺拔的身线,努力地想站立起来,却吃惊地发现,自己在颤抖。止不住地颤抖。他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恐惧,害怕他离开自己。

    而恐惧总是与现实不期而遇。

    “不走。”叶修的口气一反往常地冰凉,没有丝毫情绪的跌宕。也许这才是他决断一切的面目。莫凡咬着下唇,拼命将自己的想法往其他方向拉扯。

    士兵们不由分说地将他拖上了车。扬鞭,抬蹄,轰鸣,扬尘。嘈杂的脚步声与暗暗议论声混成一潭,他慢慢地回头,扯出了一个微笑的弧度。眉眼微微扬起,一切仿佛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样子,只是不同的是,这次,是他绝尘而去。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脑海中依旧浮现着莫凡的眼睛。那双深不见底而又透明清澈的眼睛,他仿佛隔着黑暗都可以看见里面所含的责备。他甚至回忆起了第一次见到莫凡的时候,他总觉着莫凡是迎着太阳而生的,将来也一定迎着太阳死去。他很安静地坐在酒肆的一角,不笑也从不说话,说他犹豫也未尝不可,但很奇怪,你只需要看他一眼,就可以笃定地说,他一生不曾在阴影里,也没有见过坟墓、蛀虫和谎言。那一刻,他只想做他的太阳。

    “王也是真有闲心呢,居然来一个小酒肆。”孙翔瞥了一眼有些发愣的叶修,无不嘲讽地说着。叶修微微一笑:“是呢,把政局交给你岂不是更好,合了你的意,更,合了我的意。”身边仍然有蹲坐着的士兵,孙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好久才憋出一句:“跟你的小情人好好地谈情说爱吧,我可没有你那样的野心。”叶修很是有意地啧啧叹息着,好像是为他没有这样的野心而悲叹。孙翔冷哼一声,蹲下正视着叶修,“你觉得就算人们接受得了你放浪不羁,也接受得了你和一个男人卿卿我我吗?这不是一个开放的时代,你们也不会有机会再为这个时代抹黑。”“哦。”叶修只是随意地答应了一句,丝毫不见被威胁的动容。

    莫凡的眼前几乎是一片头晕目眩。他不能看清什么事物,但是好像叶修仍然站在眼前似的。他只觉得从心流出的血液渐渐地变得冷冽,一直到指尖,冷冽着他的不甘。缘分,就到此为止了吗?他是虽不是一个十分虔诚的信徒,但是有一点他是确信无疑的:该来的总会来,会走的留不住。他在遇见叶修的那一刻便不知所措,他在清楚叶修的身份时孤注一掷。明明想好了要怎样挽留他,到最后自己居然懦弱得只剩下了颤抖。

    也许,他生来的距离,便与他遥遥相隔。未必不曾触碰,但留下的尽是苦楚。

    “世间一切皆为佛而生,而我,却为你而生。”

    他那时几乎想要脱口而出:“世间一切花儿都为春而绽放,而我,只为你而百媚千红。”

 

 

04

 

       叶修终究是在那年的某个纷纷扬扬下着雪的日子逃了出来。街上依旧人来人往,街两侧的卖土豆的孩子依旧一窝蜂地窝在一团盘着腿玩着什么游戏,卖围巾的大叔依旧缩成一灰白的小点,兜售香包的姑娘依旧会被一些来往搭讪的小伙子的笑话逗得哈哈大笑,衣衫不整的妇人依旧行走在街的尽头,向每一个人诉说着她昨天看见她失踪的儿子走过这里。酒肆的门帘被轻轻地掀起,叶修的心脏猛然收缩。

    到这里为止,都与往常一模一样。

    只是,他并未走进来。

END-


评论(8)
热度(11)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