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黎

陷在史同的大坑里。

[全职] [叶莫] 遥远的他02

主cp叶莫。并没有莫橙。


ooc有的,大概清水,放心食用x


结局be。太虐是可以开个番外治愈治愈。嗯。其实并不虐。


-----------------------------------------------------------------------------

02

“还有……多久?”莫凡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依旧笑得风流的人儿,却从他勾起的嘴角里读出了几分无奈。几分后怕。


——也许最初便不该相遇。相遇是美好,但苦痛却是愈加长久。


叶修笑着揉了揉人柔软的刘海,眯起的眸子中沉淀出微微的笑意:“哟,怎么,怕哥走呀,哥知道哥魅力大,但什么时候让莫凡也这么痴迷啦?”语气流溢出满满的洋洋自得。似乎还有些略略调侃的意味。


明知故问。莫凡翻了个白眼不屑地送了去。还真没见过自恋到这种程度的。分明是一脸虚胖,虽然说总是挂着的笑容有时也是一种莫名的不俗,衣袂飘然而随性,亦没有小巧玲珑的女子的温婉,也没有宽肩阔胸的男子的雄厚。莫凡从没有在任何人的影子中看见过如他一般的别致风流。嗯。叶修就是叶修。叶修也只能是叶修。


“啊啦啊啦。不用那么紧张啦。”叶修把手挽在脑后,细细地听着脚步声。很轻。很碎。但是,似乎真的是朝这个方向来的。


——乔一帆?


叶修打量着来人。干净的黑色瞳孔,小心翼翼修整过的刘海,却是因为途中忽然一个手抖而剪得参差不齐,长也不是短也不是似乎很是嘲弄,而系腰束带却更是一丝不苟地认真。站在门口有些局促,以很小的幅度四处张望着。


“一帆找哥有事儿吗?”慵懒地开了口。并不是什么有威胁的人儿,叶修将莫凡锁进怀里。莫凡闷闷地哼了一声,仿佛是在不满这个陌生男孩的到来。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微微低下头,在莫凡耳侧若有若无地飘出一段跌宕的声线:“真是个醋坛子啊。”


轰地一声,脑中像是炸开了一般,翻来覆去无异于那几个字。叶修无耻。狠狠地瞪着他,他却好像没有感受似的望向乔一帆。


“嗯……前辈,该回去了。”乔一帆组织好了措辞,认真地说着。仿佛是没有看见叶修怀中的人儿一般,认真地说着,认真地想得到叶修的回应——“好的,你先回去吧。”如同差遣使臣一般的语气,他仍旧微低着头,撩拨着莫凡红透了的耳侧的发丝。


乔一帆的声线略微生硬了起来。他焦虑,他担心,而眼前的前辈好似毫不在意。“那,前辈你早些回去……”他苦笑着顿了顿,最终憋出两个字。“当心。”——好好珍惜吧,这次的相见。乔一帆动了动嘴角,却没有将这句话说出。侧身,离开了这清冷而喧闹的一方土地。最终却没有忍住地朝后方看了看那小小的酒肆。车马喧嚣而来,不带丝毫情谊。擦身而过。清风扶起他的衣袖,他只能暗自咬紧了下唇。


对不起。


叶修慵懒地靠在了莫凡的肩上,耍赖似的要莫凡喂他喝酒。


莫凡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瞥着这人。分明是比自己还大的年纪,分明是高高在上的……王。分明是众人的信仰,为什么竟是这么幼稚。——幼稚?脑海中瞬间浮现的词让莫凡暗惊。他在前一秒似乎忘记了眼前这人在政治上明晰而理智的决断。而想着将他独自占有。


叶修弯了弯眸,蓦地不闹腾了,拉起莫凡的手便匆匆往门外走去:“走吧走吧。我们去吃东西去。”莫凡微微一愣。琢磨着是哪里出了问题,只竞自觉着心跳有些乱了节拍。他将手覆在胸口,心脏跳动的位置,询问着自己反常的原因。而脑中却是一片空白,他莫名地握紧了叶修指节分明的手,只是心头不知何时浮起的不安令他有些仓促。他只知道,现在,叶修还在自己身边,就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人的叶修。哪怕是那些狂热的王的追逐者也好,哪怕是那些虔诚的祈祷者也罢,他现在,此时此地,只是他一个人的叶修,只是莫凡的叶修。


叶修觉着手的力度有些慌忙失措,却没顾着回头从莫凡墨黑的瞳孔中察觉他的感情,一反常态地低着头向前走,视线不住地扫视着身旁——不会错的,耳畔确是有马蹄声声呼啸而来。他不禁又一次加紧了脚步。他不想在莫凡眼前狼狈。


咚。莫凡没停住脚步,横冲直撞地跌在了叶修的身后。吃痛地哼着声,狠狠地甩给叶修一个白眼。


——却顿时愣住了。


叶修仍旧是随性的站在他面前,以背对着他。莫凡愣愣地盯着他的背,很是笔直,让他有些怀疑眼前这人的身份。但,怀疑终是怀疑。眼前的人马是对他而言再好不过的证明,也是他心中扎着的刺。他跌在地上后从没有爬起,并不害怕,而是对于眼前人的忧虑。


叶修笑得随意,笑声在不大的酒肆里喧闹。


“怎么?”


评论
热度(3)

© 黍黎 | Powered by LOFTER